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压在身下(1V1H) 诱捕(高H)

第一百九十七章过招(微H)

      一夜无眠,月思来想去,终于做了决定,而一大早在客厅等待她的,却是一群沉默的黑衣人,为首的,只在见到她时微微鞠躬,机械般的语气:“月小姐准备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出发。”
    月在如同复制粘贴出来的他们跟前走了几个来回,心却更冷,这哪是放她走?恐怕只是换个更“安全”的地方继续囚禁她吧?
    意识到也许自己永远不可能真正逃离这两兄弟的纠缠,逃离这个家族,更何况,她也确实答应过将臣,要坚强面对,不能再说消失就消失,留他独自与黑暗为伍,既然不能放下,也放不下,那么,她只能孤注一掷了…
    “送我回本家。”她命令。
    没有回答。
    预料之中的反应,月并不急恼,她站定中央,再次酝酿身体中蠢蠢欲动的能力,粉唇翕合,墨发散动间,如魅人的海妖,轻柔吐露动人迷惑的呢喃。
    对面的那排黑衣人,被墨镜遮盖了大半的脸孔,在月吟诵的过程中始终没有情绪变化,半晌,为首的竟又一次出了声:“月小姐,不必费神费力了,我们是有备而来。”
    月惊诧,有些尴尬地按下暂停键,她不死心,琢磨着他们怎么会对她自然免疫?还有其他的办法让他们听从自己吗?
    想了想,前代故事中,异能的展现可谓是包罗万象,如果通过视觉和听觉的暗示催眠不行,那么,就让她,为他们织一场宏大的梦境吧…
    月念动前代故事中只见过双胞胎展现一次的法术咒语,当年,她们是两人联手方才能做到,且术后极耗心神,而她本未曾学过,可却凭着强大的本源之力,将这高难度的术法催动,于是,真实的空间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创造出的虚拟映射,在那白茫茫苍穹大地上,她以上帝视角看着浓雾中迷途的黑衣人,他们慌乱地寻找着彼此,寻找着这虚拟空间的真实出口,其实,空间仍是那个空间,月扶了扶自己锦缎铺陈的墨发,笑笑,踉踉跄跄扶着墙,悄悄开了门,全身而退。
    ***
    她勉强走完一段长廊,已是虚汗直流,死命推开走廊尽头沉重的木门,眼前是一个宽阔的电梯等候厅,她顺着电梯而下,到达另一处开阔的办公空间,谁想刚出电梯门,就有两名黑衣人迎上,他们从腰间掏出配枪,对她做出射击姿态,而月被他们吓得不轻,情急之下,她连连摆手示意:“别!别开枪!我是…”
    话音未落,却发现对方竟然慢慢放下了枪,只傻愣愣望着她,听她发落的样子。
    月吞了原本想说的下半句话,灵机一动,改成了:“你们要离开这里,就是现在!”
    眼见那两人竟言听计从转身离开,月心下暗惊,原来自己能力竟如此之强,甚至不需要费心催眠,言语之间,就能对人产生影响,也估计北宫阳并未料到她能逆袭到此,所以身边人并未都做好屏蔽异能的准备。
    她继续钻空子,如法炮制了一个又一个赶来的守卫,但随着控制人数的增多,她的身体愈是虚弱,前方最终出现了以北宫阳为首的大队人马,而除了他,其他守卫均与之前套房里出现的那些一样,墨镜覆面。
    联想到被自己放倒的那些没戴墨镜的守卫,月明白过来屏蔽她催眠能力的,是他们所戴的特殊墨镜,现在她已经精疲力尽,再次造梦已是不可能,她撑着自己,冷静对阳说:“我们谈谈。”
    北宫阳望着他,寒霜覆面,冷而不答,片刻后,他挥了挥手,示意身后人不必再跟,自己两步并作一步朝着月快步走来,接着,月就被他打横抱起,他略显严厉的眼神从上往下打量她,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寒凉感,月只觉得又有些分不清抱着她的究竟是谁?阳,怎么会与心底那人神情气质皆如此之像?
    ***
    月被他公主抱一路抱回了顶楼套间,那群被她困在异度空间的黑衣人此时已不知去向,她一路都很平静配合,任他将自己放回床上躺好,而他则撑起手臂,悬于她身体之上,继续居高临下打量着她,好似《青蛇》中法海对待小青般,冷漠肃杀,带着刻意压制的欲念…
    月却只觉得自己倦怠极了,死撑着也保不准自己下一秒就会睡着,那蓝黑双色瞳因此有些迷离地半眯半眨着,粉嫩的唇则是欲言又止般半阖半开,莹白的皮肤,在波浪般慵懒堆砌的青丝衬托下愈发诱人,声音也是懒懒娇媚的:“我想回四大家族,陪我回去。”
    闻言,北宫阳压低了些身体,反问:“陪你…回去见他?”
    月嗤笑一声,口齿含混不清说着什么,双腿却如蛇般缠上了他的腰,两人此时上半身还有一定距离,可下半身,却又一次紧贴在一起。
    阳愣住了,眼前妖媚懒怠,美瞳半闭,朝他有意无意放电,明着勾引的妹妹,却让他有些无福消受。
    月不让他走,还进一步挺起臀,用她的柔软,来回摩擦他的敏感。
    “哥哥…硬了…”她抬头,口齿含混在他耳边说。
    他如被击中般闷哼一声,身子压的更低了些,蹭住她胸前的两团柔软,下身则就着便宜姿势来往抽送起来。
    他低头寻到她的唇,紧紧吮住,舌尖继而长驱直入,搅动翻腾起来。
    “月…”他轻唤,表情此刻已乌云尽散,潋滟光彩。
    “唔…唔…”媚而乖的声音,是她的,真是她的…
    他便吻的愈发动情。
    半响,终于稍稍分开,他又恋恋不舍啜了几口,方说:“这么乖,说!想要什么奖励?”
    月的声音似半梦半醒,涣散不能聚拢:“回去…我会乖乖的…好吗?”
    她边说,边伸手将自己双肩的系带退下,一点点露出其下两团丰腴,其上两朵桃花,也似含苞欲放…
    他的手却挡住了她的去路,继而又帮她穿了回去,叹了口气,方说:“月,你知道,你的能力对我无用。”
    她便再无反应。
    “不死心孤注一掷?”他刮了刮她的脸颊,笑着问。
    身下的人儿轻轻摇头。
    “太想他了欲求不满?”他又问,笑容敛尽。
    她又轻轻摇头。
    “那是…把我当成他了?像昨晚那样!”语气凝结成冰。
    最后一句,她已完全没了反应,偏过头,半梦半醒吟了句:“你想要的,我给你,陪我回去…”
    “可我想你陪着我,杀了他!也愿意?”他反问,语气残忍狠戾。
    “将臣…”入梦前,这是她最后的一句。
    意识到月可能不过是想以柔制刚平复他的怒气和芥蒂,进而达到软化他的目的才会那样撩拨亲近,他起身,静静拉上内室屏风,却将外室一切能触及的东西,狠狠摔了个干净。
    ***
    月的金手指和玛丽苏可能有点点,但不伤大雅。
    另外女主没有变节,她只是变聪明了,以柔制刚吧。
    可惜阳对她的金手指免疫彻底(作者偷笑)。
    接着,这叁兄妹就要巅峰对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