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熟人作案 背德情事(高H) 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

184.“倾情于你”

      卫衍之一头问好加感叹号:“说什么呢你!”
    卫琬批评他:“虽然你是商人,基本的实事敏感度也要有吧。好歹也是省城纳税大户。以你的能量,大批购买饮用水和应急食品,立刻往台州送,没问题吧?”
    成州集团是多面发展的大户人家,购买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安排这些东西更不需要繁杂的手续和指令,也是一个电话的事。
    卫衍之不蠢,立刻就明白:“行,多少钱都不是事,你给个数据我,我给你们弄过去。部分应该可以从台州直接采购,后续的我会在省城叫人跟上。”
    谢宁在旁听到了,接过卫琬的电话,道:“卫总,麻烦你,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作为我们省城民营企业家的牵头人.....”
    他想得更周全些,成州集团再有钱,也无法一力承担数万处于险情中人民的应急需求。更U币可能叫人家办慈善,办着办着直接破产吧。不光是水和食物,还有帐篷、折迭床、衣服、被子等等。即使雨水停歇,一时半伙地,这么多人没法回家,只能露天待着。每天都需要消耗。
    卫衍之话不多说:“谢厅我明白,你给我一点时间。”
    下午开会时就有了音信,卫衍之齐集省城二十余位颇有资产的民营企业家,大家齐心协力,能提供什么就提供什么,关键是要快,物流运输公司赶上用途,大批大批的货车轰隆隆地往台州过来。
    医疗队听了这消息,个个浑身震动。
    谢宁宣布散会,道:“最近无论多辛苦,希望大家都抗过去。再辛苦也没有无家可归的百姓辛苦,再难过,也没有那些连亲人都找不到的人难过。我们要尽我所能地,不求回报地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谢宁带着卫琬,几乎每天都待在坝上。衣服从来没干过,不过叁天,谢宁头发长长了一截。睡前卫琬拿来一把剪刀,谢宁灌了一口冷茶,笑:“要报仇了?”
    卫琬瞪他一眼:“是啊,你说先从哪里下手?”
    谢宁指了指胯下:“可以试着从这里,不过你以后的幸福就没了。”
    卫琬脸上一热:“当谁稀罕呢。”
    谢宁笑:“你不稀罕,我稀罕呀。不过还有这里可以暂时充当一下....”
    说着,几根洁净白瓷的长手指,在卫琬的手背上轻巧地爬。
    卫琬心道,这家伙真是又正又痞,一本正经地说下流话,她是干不过的。
    然看着他憔悴的模样,卫琬心尖尖上摇摇晃晃地,过去搂住谢宁,亲他的头顶。她真不后悔认识这个男人。他有一颗广阔而磅礴的胸襟。她的谢宁,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金黄色的台灯下,谢宁闭着眼睛,一双眼睛显得又细又长,浓黑的睫毛往下沉。卫琬怀疑他都睡着了,剪刀使得很小心:“喂....”
    谢宁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又像是纯粹地在享受她的“服侍”。
    短短的发丝飘得满地都是,拿了干毛净轻扫男人的面颊,谢宁的眼皮动了动,还没睁开,把手搭在她的腰上:“琬琬,我们结婚吧。”
    毛巾差点从手心里滑掉,手心极快地润出一片潮湿,胸口鼓跳如雷,眼前更是一阵阵的绚烂白光。
    谢宁掀开眼帘,漂亮矜贵的眼,全是她的倒影:“怎么,现在看不上我了?”
    卫琬心道,你确定不是在趁火打劫?
    忍住喉咙上不住往外滚的发酵,卫琬哼哼:“你净会想,想什么呢?这么简单就把我打发了?”
    谢宁牵了她的手,柔软的唇往上面印:“不简单,怎么简单?”
    头颅埋进她的怀里,在圆挺的双峰上蹭,隔着衣服,牙齿准确地衔住一点,卫琬浑身一哆嗦,麻痒得要命。
    推他:“喂,你不要这样,光靠美色可不行。”
    谢宁抬起头来:“小琬,我仰慕你,爱慕你,钟情于你,倾情于你,只爱你,非你不可,没有你不行,那会要我的命。”
    “没有你在这里支撑我,没有你的生活,我已经不敢设想。”
    “我谢宁所有的东西,包括我这个人,都属于你。”
    “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你想怎么处理都可以。”
    “嫁给我吧,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