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熟人作案 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 背德情事(高H)

保护。

      2015年,云南大理,洱海边。
    清晨,东方露出淡淡的曙光,翠绿的高山,璀璨的朝阳,倒影在清澈见底的湖面上。
    洱海形如人耳,风平浪静时,似一颗深绿色的宝石镶嵌在云南大地上,而当清风掠过,湖面顿时掀起层层波浪,如少女飘逸的裙摆,美的如痴如醉。
    一位作家曾说:云南的天空有一种静谧之美,在这片土地上就连时间都流淌得格外缓慢。
    大理是文艺爱好者独爱的秘境,每年都有无数背包客慕名而来,静心感受大理的风情,在洱海边小歇,微风拂面,闭眼聆听时光静静流动的声音。
    洱海边的“云海”客栈,老板是个年轻女人,看着也不过20出头的年纪。
    连着客栈而建的,是一家不大的机车行,店里简陋,连招牌都没有,店里仅有几辆不同款式的机车全是自驾,不租不卖。
    说是车行,更像是自用的小型车库。
    丁斯晴,“云海”客栈的老板娘,国外大学读两年便辍学回国,跑来洱海斥资2000万开了这家客栈,掏钱的是她老爸,她就是一妥妥的富二代。
    来大理2年,她见过了形形色色的男人,献殷勤的实在太多,她拒绝都拒绝烦了,唯有隔壁车行的那个男人,认识一年,每次说话不超过5句。
    他隔几天才来一次,修完车就走,从不做过多停留。
    丁斯晴自诩也是肤白貌美又多金,平时被男人捧惯了,偶然来个冷若冰霜的,倒还勾起她奇怪的求胜欲。
    她放下身段死皮赖脸追了他一年,人家自始至终爱答不理,将她的自尊心踩在地上肆意摩擦。
    车行里,穿着黑色外套的寸头男正背对着她低身修车。
    她悄悄走近,手里拧着自己亲手做的蛋黄酥,精美礼盒上还特意画上可爱的小图案,少女的心思呼之欲出。
    “程逍..”
    男人手上的动作顿了一秒,慢悠悠的回头。
    他高大强壮,身材好的堪比国际男模,即使穿着外套,里头短T凸起的肌肉轮廓清晰明朗,看的人热血沸腾。
    不得不说,他的确长了一张成熟有韵味的脸。
    五官轮廓硬朗,眉骨深凹,看人时眼神淡漠,气场冷的瘆人,说话也惜字如金,从没见他笑过。
    “有事?”他淡淡的开口,继续手上的工作。
    长相甜美的小女人笑言:“昨天我好玩做了点甜点,顺便给你打包了一份,你..”
    “不用了。”
    甚至都等不及她说完,他便直截了当的拒绝。
    之后也不管女人瞬僵的脸,起身将扳手扔向工具箱,把机车推至门外,拉下卷闸门,长腿跨上去,带上头盔,全程不带多看她一眼。
    油门一轰,车刚驶出半米远,穿着粉色纱裙的女人大胆的拦在他车前。
    程逍紧急刹车,眉间皱起,语气明显不赖烦了。
    “让开。”
    女人强撑起微笑,“我要去南边,你能送我一程吗?”
    “不能。”
    “那你送我去前面那个超市,就那个...”
    “不顺路。”
    他低声撂下这句,车向后退几步,油门一松,直接从她身边擦身而过,等她顺着气息回身看去,他已迅速消失在她眼中。
    丁斯晴僵在原地,低头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盒,想起来之前忐忑又雀跃的心,她自嘲的笑了下。
    五句话。
    不多不少。
    这个男人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怎么捂都捂不热。
    ----
    沿着洱海边骑行大概15分钟,机车左拐进路边的酒馆,稳稳停在门口。
    白天还未营业,按理说店里人不多,但基于特殊日子,一大早便忙得不可开交,一胖一瘦的两个男人店内店外的指挥员工办事。
    大卡座上躺着个烟熏浓妆的女人,前一晚的酒还没完全醒,怀里抱着贝斯昏昏欲睡。
    程逍脱了头盔走进来,两个男人见状默契的狂奔而来,胖的那个戏贼多,气喘吁吁,哭天喊地。
    “逍爷啊,你可算是来了,你再不来主持大局,我这小身板子还不累死在这鬼地方。”
    瘦的那个满脸嫌弃的看他,“你他妈还小身板?没见过哪个小身板一个人干3个披萨的,还搁这哭,臭不要脸。”
    胖的被人戳一刀,横眉竖眼的瞪他,“干煸油条,你吵个锤子!”
    “肉滚汤圆,你死一边去。”
    “你....”
    “你俩闭嘴。”
    男人及时出声制止这段毫无营养的对话,粗略扫了眼店内店外,店庆用的装饰基本都已布置好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迎面撞上刚睡醒的贝斯小姐姐,她手里拧着个酒瓶,典型的早起喝口回魂酒醒神。
    “樱姐。”
    程逍低声喊人。
    她身子后仰,吊儿郎当的靠着吧台,打了个哈欠,“你要再不来,汤圆这货能把店给掀了,吵的我头大。”
    程逍走进吧台,顺手从酒柜上拿了瓶威士忌,边倒酒别开嗓。
    “二店、叁店,还有客栈那边我昨晚去过,全都安排好了。”
    女人转身,一手撑着下巴,被黑眼影遮盖的大眼睛定定的盯着他,意味深长道:“今晚又照例消失?”
    他勾唇,笑了下,“恩。”
    “你这甩手掌柜做的....好歹是老板,哪有店庆不出现的道理?”
    “什么老板不老板,混口饭吃罢了。”
    程逍一口喝光杯里的酒,轻声道:“有你们在,我放心。”
    她咧嘴笑开花,没再多说什么,冲他举瓶示意下,一瓶酒很快下肚。
    走之前,他把油条汤圆叫到跟前交代了些琐碎的事,然后骑着机车扬长而去。
    店里正放着五月天的歌,《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
    人群中哭着,  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
    你再也不会梦或痛或心动了
    你已经决定了  ,你已经决定了
    你静静忍着,  紧紧把昨天在拳心握着
    而回忆越是甜就是越伤人了
    越是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刀割
    .........
    ”
    汤圆跟油条推推搡搡走进来,两人争论不下,走到吧台还在闹哄哄的吵。
    “你说逍爷平时那么工作狂,全年都没见休息过,唯独店庆这天玩消失?”汤圆摸着肉下巴,若有所思。
    油条在一旁插嘴,“要说我肯定找女朋友了,怎么偷偷摸摸的不让我们知道..”
    贝斯小姐姐放下酒瓶,侧身看了眼投影屏幕上显示的日期,她了然于心,轻叹了声。
    “3月26啊,我记得这天。”
    “恩?”
    汤圆立马来精神了,“什么什么?姐你说清楚啊!”
    6年前的那天晚上,快点零点时,酒吧原定的乐队因事取消,临时喊他们来救场,她给程逍打电话他没接,隔了很久他回过来。
    “今天不行,我女朋友生日,我得在家陪她。”
    那是肖樱认识他这么久,第一次从他声音里听见盖不住的失落忧伤,好似被一座大山死死压住,刺穿他残破的灵魂。
    她垂眼,缓缓摇头,顺着播放的音乐低声哼唱。
    “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  ,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
    或许他的快乐,早在离开江州的那一刻,便彻底破裂稀碎。
    6年了。
    放不下的人依旧放不下。
    这些年他拒绝了太多想进入他世界的女人,心甘情愿封锁自己的灵魂。
    这不是放弃爱,是本能的保护。
    保护那个始终藏在他内心深处,青涩懵懂,笑颜如花的小姑娘。
    -------
    不出意外,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