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熟人作案 背德情事(高H) 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

跟我回家

      苏子纨和宋之问的交谈,以宋之问的承诺结束。
    苏子纨坐在宋之问病房的沙发上良久,沉默着,直到徐良期的来到。
    外面一天比一天冷,但长居室内的苏子纨却丝毫感受不到,他每天通过徐良期穿着打扮来判断天气。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羊羔毛外套,腿上是条浅蓝色的牛仔裤,脚下踩着一双黑色牛皮短靴。她把半长的头发扎了个高高的马尾,衬得一张圆脸越发可爱。
    徐良期一出现在病房,就对着宋之问嘘寒问暖,今天中午吃了什么,伤口疼不疼啊,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宋之问的保姆。
    苏子纨看不下去了,咳了两声,提示徐良期自己的存在。
    徐良期听到他的咳嗽声,转头看看他,说道:“诶?你怎么在这?”
    她说着话,手里把刚剥好的橙子递给了宋之问。
    苏子纨听了她的话,翻了个白眼。
    “我走,我走,省得在这里招某些人烦。”
    他怨妇般的语气,徐良期这几日早已习惯,连个多余的眼光都没给苏子纨。
    “我刚刚上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杜老师,现在他应该在你病房里呢。”
    苏子纨听到徐良期提起杜沐,原本还吊着的脸立马垮了下来,心里想走,嘴上却不肯承认。
    “他来了怎么了?他来了我就非得下去么?我偏不。”他向后一仰,倒在了沙发上。
    徐良期不理会他无赖般的行为,抽出一张湿纸巾递给了宋之问。
    年关马上就要来了,徐良期昨天收到自己老妈的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徐良期心里想着何逊在,自己回去不知该有多尴尬,正想和老妈说今年不回去过年,却又听老妈说,何逊今年不回家,说要搞什么项目。
    徐良期心头一酸,知道何逊不回家八成是不想见到自己。虽然当初她本着快刀斩乱麻的原则断了和何逊的联系,但现在听老妈提起他,心里又一阵阵地苦涩。
    何逊不回家了,徐良期便要回家,两家人一起过年的传统总不能变。
    一想到过年,可以见到家人,徐良期心里自然高兴。可她心里又有了新的牵挂,宋之问该怎么办?
    徐良期看着低头认真擦拭手指的宋之问,抿了抿嘴唇。
    “宋之问。”徐良期开口,“你要不要跟我回家过年?”
    她这句话一问出口,脸瞬时就红了起来。
    徐良期抬手摸了摸自己发热的脸颊,不好意思道:“我爸妈已经催我回家过年了,我想……”徐良期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钟摆一般,来回晃动个不停,“你要是没事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过年。”
    屋子里的两个男人听了她的话,表现截然不同。
    宋之问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欣喜,而苏子纨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他看着宋之问因为高兴都快裂开的嘴角,摇了摇头。
    “我当然愿意。”宋之问回答。
    苏子纨听了他的话,忍不住撇撇嘴,宋之问可不是愿意。
    他们俩个接下来要说什么,苏子纨也没了听的心情,对着他们摆了摆手,离开了房间。
    等他回到自己的病房,杜沐已经坐在他房间的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大部头的书,低头看着。
    徐良期和宋之问那边正甜蜜着,自己却还要每天面对着这么一尊大佛,苏子纨气不打一出来。
    他径直上了床,拉开被子钻了进去,看都不看杜沐一眼。
    他这般行径,杜沐也是见多不怪。当下没管他,继续看自己的书。
    没一会,苏子纨就忍不住了。
    他一把掀开被子,气呼呼地对着杜沐说道:“徐良期这个没良心的,有了男人就忘了朋友,对宋之问掏心掏肺就算了,还上赶着邀请他去家里过年。最可气的是,问他却不问我,我就在旁边坐着呢,她连问都不问我一句,好像我是隐形人一样。”
    苏子纨噼里啪啦说完这一段话,仍旧不解气,一拳打在被子上。
    “气死我了!”
    苏子纨说完,杜沐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他把手里的书合上,站起来给苏子纨倒了一杯水。
    苏子纨接过来,喝了一大口,含在嘴里。
    “徐良期之所以不邀请你,是因为你要跟我回家。”杜沐说。
    苏子纨嘴里含着一大口水,眨巴眨巴眼睛,“咕咚”一下咽了嘴里的水。
    “你说什么?”他的眼睛张得有灯笼那么大。
    杜沐抬起手在他脑门上轻轻拍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徐良期不能带你回家,因为你要跟我一起,回家过年。”
    苏子纨现在总算明白了宋之问刚刚的心情,他强压着自己即将上扬的嘴角,但喜悦却从他的眼睛里传出来。
    他望向杜沐的眼中盛满波光,有一个倒影在其中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