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熟人作案 背德情事(高H)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唐述白单手撑额,温柔地弯了弯唇角。

      唐述白叮嘱医生无论如何稳住队员伤势,秦非晚很快会回来。
    医生擦擦汗,赶紧进手术室准备。
    唐述白拉开抽屉,把翻了无数次的资料拿出来,将小银手镯放到文件袋,目光悠远。
    带媳妇回家?童童还没找到,怎么见家长?
    “从小就调皮捣蛋,躲了这么久,还不出来……”唐述白手指抚过照片上豁了牙的小圆脸。
    才几岁就敢逗他外公家的牧羊犬,被狗追得满山跑,金黄银杏叶铺满地看不清路,小丫头一个不妨门牙磕没了,满嘴都是血。
    唐述白还记得当初谁都哄不好,小丫头只扒拉着他不放,哭唧唧地偷告诉他,要找机会把牧羊犬的狗毛给剃了。
    真……可爱。
    唐述白单手撑额,温柔地弯了弯唇角。
    *
    “秦大夫?”
    秦非晚迷茫睁开眼,发现小猫儿他爹站边上,一脸疑惑。
    手动了动,秦非晚发现对方终于撒手了,跟毛大叔解释情况,毛大叔理解地点头。
    “您放心,我照看着,一准把他照顾好了。”
    秦非晚伸了个懒腰,临走交代:“人还没好,我明天再过来看看。”
    毛大叔回房,进门看到床上的人睁开眼,笑道:“小伙子你醒了。”
    日头过午,秦非晚肚子饿的厉害,准备去街上胡乱对付一餐,才出了巷子口,感觉气氛不大对,摆摊的人没少,却有不少营地的熟面孔在周围行走。
    景副队长安排好最后小队的巡逻地点,转头就看到秦非晚抓着葱油饼慢悠悠往营地走,赶紧小跑过去。
    “快回营地,这两天别出来。”
    一般只有特殊情况才会特意交代,秦非晚会意,加快脚步往前走,忽然又被景宁拽住,视线停在裙摆。
    “怎么回事儿?咋破了?”景副队长皱眉:“还弄脏了?”
    估计又是帮人给瞧病弄的。
    “没事儿,做了回善事,小意思,”秦非晚踢了踢腿,鹿儿眼弯弯。
    瞧着景副队长那张娃娃脸严肃到不行,忽然凑到他跟前笑道:“师兄,你眼光不行,我觉着昨晚那女明星的胸是做的,非原装正品,你要不换一个粉得了。”
    景副队长:“……”就不能严肃点?
    “昨晚夜不归宿?”娃娃脸男人挑眉,暧昧道:“看你样子是昨天的衣服,看电影一夜未归,该不会是跟队长一块?”
    “不对啊,队长一早在营地,还救了几个受伤的兄弟,你……”
    “得了师兄,不跟你说了,”秦非晚撇嘴,原来是有情况提前走的,心里头那股子不自在顿时就消了,摆摆手正要走,身后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可算找着了!”林少尉去了趟旅馆,人不在,火急火燎出来,恰好看见秦非晚跟景副队长唠嗑。
    还唠嗑呢,都火烧眉毛了。
    “我说林少尉,你这调调很像净了身的管事公公啊,啥事儿这么急?”秦非晚瞅着林华一脸调侃。
    林少尉都快哭了,压着嗓子快速道:“急事!有外勤重伤,医生搞不定,等着您老救命呢!”
    话没说完就看到秦非晚拎着裙摆往营地冲,跑了不远又回身喊:“顺便提醒游客注意安全……”
    *
    “咳哼!”
    办公室外,一身军装的小姑娘咳嗽一声,站在门外似笑非笑看着唐述白。
    “在营地,进门先报告,”唐述白不动声色把文件袋放抽屉,淡淡提醒。
    “是,队长。”
    墨琪规矩地站在办公桌前,掐着手指胡乱瞟,唐述白一挑眉。
    “有事?”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景宁现在干啥啊?”墨琪脸色微微泛红,一脸谄媚:“唐大哥,你给我安排点事儿做呗?”
    唐述白淡淡道:“把你分到景宁……”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墨琪脸色一正,生怕唐述白反悔似得抢话。
    想起昨晚卡座电影票,唐述白神色冷淡,眼睑垂下遮住瞳孔幽邃,既然墨家姑娘追人都追到营地来了,他身为最高营地负责人,自然有义务关心下属人生大事,促成一桩美谈。
    “他在街上带队巡逻,你不熟悉情况,让护卫兵带路,”唐述白交代一声,外头自有护卫兵应了。
    墨琪一脸笑意出门口,忽然回头道:“唐大哥。”
    唐述白抬眸。
    “军功章很好看,唐伯伯很高兴,”想了想,又加了句:“你一定会找到她的。”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唐墨两家世交,长辈的心意两人都懂。
    情窦初开的年纪,墨琪的确幻想过将来和唐述白这样优秀的男人共度一生,不过对方却告诉她不可能,因为他有喜欢的人。
    墨琪不喜欢强人所难,索性没陷进去,很快抽身而退,在大学迎新晚会上遇到笑成傻子一样的娃娃脸男人,那时她明了,自己找到最终的那个人了。
    唐述白视线落在桌上,红盒子里放着军功章,墨老亲自替他戴上,分量可见一斑。
    外头一阵忙乱的脚步声,唐述白走出门,看见秦非晚依旧穿着昨天的衣服,裙摆有被撕裂的痕迹,裙角沾了血迹。
    血迹?
    唐述白把人拉住,冷声道:“你去哪儿了?”
    “不好意思我要做手术,请让一让,”秦非晚穿戴好手术服,深吸一口气,径直进了手术室。
    见唐述白沉默,林少尉低声解释:“秦大夫当时不在旅馆,可能是碰巧离开……”
    追-更:po18e.com (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