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熟人作案 背德情事(高H)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下药h

      下午放学后,因为要补上早上的课,楚楚拉住班级同学周云涧请教,兼之讨论这两天碰到的学习难题,两人沉浸在学习中,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小时。
    楚楚有点歉意,请周云涧到学校餐厅吃饭。
    周云涧从一个小山村,单枪匹马考到了他们这所比考重点大学还难的全国最好高中,并且长居年段第一,没有其他学生的各种学习资源,单靠他的天生的智力和步步为营的努力。
    像山涧中一棵饮风餐露的修竹——同学们这样形容他。
    楚楚自己平时吃的用的都要最好的,但考虑到周云涧,楚楚还是选择了一处中等消费的小餐厅。
    两个边吃饭边聊着学习和生活上的一些小事,气氛和融。
    周云涧喜欢楚楚,楚楚她知道,周云涧也明白楚楚她知道。
    周云涧和楚楚原先虽然在一个班级,却从来没有交集,两个人处在不同的世界,永远是两条相交的平行线。硬要说他对原先的楚楚有什么印象的话,就是一个美丽的空壳,一个好看躯体。
    很美,但很少有人会为一个美丽的布娃娃着迷。
    但是有一天他发现,这个空壳突然注入了思想、情感和灵魂,一下子活色生香起来,身边的男生瞬间躁动不安、蠢蠢欲动,但这些人不包括他。
    当楚楚向他探讨学习的时候,他以为她突然间对他感兴趣,又是一种接近他的手段,像以前很多个以学习之名接近他的人一样。
    但他发现这个女孩很通透,一点即通,而且在学习上完全心无旁骛、毫无杂念。
    但他开始有了杂念。
    那天他和她讲了解题步骤,她微微蹙眉低头琢磨。女孩本身就美丽,更何况认真的女孩。窗外夕阳的一束余晖,刚好打在女孩微微蹙眉的严肃的脸上,让女孩笼罩着一股圣洁不可侵犯的美丽,女孩身上特有的暗香在周围若有若无地缠绕,一刹那,周云涧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忘记了外头延伸的空间。
    整个宇宙只剩下夕阳下这一方小小的空间。
    成功解题的楚楚抬起头,盛满欣喜的亮晶晶的眼睛望过来,蓦然望进了凝视着她的深邃双眸……
    两人俱愣了一会儿。
    如果眼前的女孩再怔愣不动,他会立刻吻上去;如果眼前的女孩惊慌逃跑,他觉得有的是机会。
    但她迅速反应过来,开着玩笑打破了眼前的沉默:“怎么了?沉浸在本小姐美貌不能自拔啦?”
    玩笑打破了凝滞的气氛,但也是一种变相的拒绝。
    周云涧喜欢她,楚楚不可能装糊涂、假装自己大大咧咧没察觉。
    周云涧的的人生小心翼翼且沉重,她不想玩。
    她的态度是明确拒绝。但两人相处中,她既不小心翼翼地远离他,也从不沾沾自喜地吊着他。她很坦荡,像对待普通好友那样对待他。
    她觉得他有喜欢她的权利,她有不喜欢他的权利,但她尊重每一个人喜欢的权利。
    两人吃完饭,说着话,相伴了一段路,然后告别。周云涧望着楚楚的身影一点点走远然后才往回走。
    他在校园的小径上漫步回宿舍,明月当空,月光清冷。
    他想,这轮明月,古今中外多少人仰望过她,赞颂过她,渴望过她……但她只是把她的清辉撒遍世间万物,没有人能把她揽入怀中,没有人能真正拥有过她。
    明月不属于我,但她照耀过我,为什么一定要把她揉入怀中呢?你只要抬头,知道她在那里,心里就有喜悦溢出来,这样就很好。
    ……
    楚楚回单人公寓,高度集中、快速做完作业,才放下笔,易权的电话就过来了。
    易权已经在公寓楼下。
    易权刚从公司回来,西装叁件套,衣冠楚楚。楚楚一上车就跨坐在易权的大腿上。
    易权一手放在她臀上,一手放在她后背,两人立刻吻到了一起。
    车厢里口水搅动、交换的声音,令人脸红,司机早早地升上了后座的挡板。
    易权大舌头插入楚楚的小嘴中,勾出她的唾液往嘴里吸食,楚楚的小嘴被他的舌头塞满了,发出“嗯嗯”的声音,嘴里含不住的口水往下淌。
    两人互相含着对方的舌头吸食,情动不能自已。
    易权的右手本来在揉着楚楚的酥胸,忍不住慢慢地往下探,探到了楚楚的私密处,直接摸到了她的花谷。
    楚楚吐出易权的舌头,在他耳边轻声说:“伯父,我没穿内裤哦!”
    “轰”!一把火烧干了易权的理智,他嘶哑着声音说:“就这么想被伯父肏?”
    楚楚咬住了他的耳朵:“想,一天都在想!”
    易权恨不得立刻肏穿她,声音暗哑得不像话:“楚楚,你真要我的命!”
    易权把手指缓缓插入楚楚的嫩逼之中,多汁的嫩穴淫水流得他的整只手都湿了。
    “伯父,进来……”
    易权拉开拉链,释放出可怖的狰狞巨大,扶着楚楚,让她淌满淫水的逼缓缓下坐。
    太大了……楚楚敏感的逼肉,能够明显感觉到易权龟头的巨大,柱身条条暴起的青筋。
    太紧了,太紧了,她的肥逼好能吸,才入了一点点,易权就爽头皮发麻。
    尽管做过好几次,每次进入的时候,总给楚楚无法完全插入的错觉。
    入到一半,楚楚的电话响了,又是易岷的视频电话,这个时候她哪里有心情接!
    ……
    当狰狞粗长的巨根全根没入,楚楚的纤薄的腹部微微隆起了巨根的形状,她难捱地呻吟:“伯父……太大了……太大了……要被肏穿了……”
    易权眼睛已经被情欲烧得通红,脸色是紧绷着的严肃,紧抿着的薄唇显示出了他的极力忍耐。他开始缓缓地抽动,楚楚的颤抖和呻吟更激出了他骨子里的暴虐,他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用力,嫩穴里嫣红的媚肉被带出来又立刻被捅回去。
    粗长的肉棒进入嫩穴搅动的水声,两个鹅蛋般的睾丸撞击阴唇的拍打声,鼠蹊部撞击肥臀的啪啪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频率越来越急,声音越来越响。
    肥美通红的穴口淫液被拍打成白沫,随着粗长狰狞的肉棒的高度抽擦,淫沫四处飞溅,整个穴口泥泞不堪,淫液打湿了易权的西裤,打湿了一整片座椅……
    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整辆车的震荡却没有停止……
    两人去了易权旗下的大酒店,易权给楚楚洗了澡,要楚楚站在床头,一脚高高地跨在墙壁上,露出她那处令他着迷的秘境。
    楚楚的这处如同吸饱水的贝类,又如同多汁的水蜜桃,一吸全是满嘴清甜的汁水。
    今天中午因为种种原因,他没吃到,想了一天,馋了一天。
    楚楚抓住易权的头发呻吟,她很享受易权的吸食,她微微低头,只看到了易权严肃微蹙的眉眼。
    不同于易岷偶尔的直白粗话,易权做爱时几乎不说什么话,很认真,很专注,好像分不出神去做其他任何事情。
    楚楚被吃泄身后,腿软得无法维持单脚站立的姿势,易权把她抱下来,让她蹲在他的脸的上方,捧着她的臀,再次吃起了她嫩肥的穴肉。
    ……
    电话另一面,健身房里,易岷跑了几公里,汗湿的眉眼越发显得他的眉骨的优越,黏在身上的运动服勾勒出腹部结实但不夸张的腹肌。他再次打电话给楚楚,楚楚依旧没接。
    估计不舒服早睡了。
    易岷烦躁地拧开放在一旁的矿泉水瓶,发泄似的灌了几口水,用白毛巾擦汗。
    他看到在旁边慢跑的檀溪,心中越发烦躁。
    他已经明确说明不喜欢她,不给她留一点儿幻想,奈何她总是阴魂不散,狗皮膏药似的,还总是用一副“你辜负了我”的哀怨深情望着他。
    每个人都有喜欢另一个人的权利,但这种“喜欢”不应该成为持续不断骚扰对方的借口。
    “我爱你,但你是自由的”,到了檀溪这里,就变成了“我爱你,你不爱我,这就是你的原罪”。
    全国中学生辩论大赛,也不知道毫无辩论特长的她是怎么进来的,不过既然来了,全组成员也丝毫没有为难她,让她打打下手,整理资料,她也算轻松。
    可怕的是她寻找一切空隙粘着易岷,如同一个狂热的私生饭,无法讲道理,无法听进去任何道理。
    他怕楚楚误会什么,跟她说了这件事,楚楚完全没放在心上,只说:“无所谓,如果你们在一起了,我就祝福你们。”倒让易珉自己生了半天气!
    易岷休息了一会儿,站起来准备冲个凉。
    才刚站起来,他就察觉自己的不对劲。
    浑身发热,呼吸短促,眼睛像被蒙上细纱,看不清前面的事物,头脑混沌一片,全身酥软无力,刚要站起来,就差点儿摔到。
    追-更:po18e.com (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