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熟人作案 背德情事(高H) 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

149.(微微H)

      “契沙图大人,您在说些什么呢。”
    萝妮尔红着脸瞪了契沙图一眼,然后移开视线,小声嗫嚅道:“现在是白天……”
    她的印象里,契沙图一直都不是一个重欲的形象。
    要是在弗尔格罗,白天的这个时候他们还在神殿里,这是绝对不能想也不可能做的事。
    而且在萝妮尔设想好的节奏里,现在的他应该会说什么想从她这里听见喜欢他之类的话,这才是正常的契沙图。
    但是他在继续说着:“这难道不是萝妮尔的要求吗?我已经如实地告诉你了。”
    “很想和你做,萝妮尔……”
    他诉说着的温柔低声像是轻风一样拂过她的心,突然坦诚的他说起话来都让萝妮尔禁不住颤了一下,小腹处已经有了模糊却又熟悉的暖意。
    她将手放到他的胸前,想推开他却又推搡不动,于是萝妮尔开始找着没有什么底气的借口:“天太亮了,晚上吧……”
    现在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天空也的确比她早上起床的时候亮了许多。
    “萝妮尔是同意了吗?”契沙图的手指抚摸着她因为害羞而热烫起来的脸,只觉得心都软了一大片,“萝妮尔也想和我做,对不对?”
    她当然不会干脆地承认,但也没有明确的拒绝,只是摇头。
    不过还是反过来质问他:“契沙图大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正经了……”
    契沙图没有回应她口是心非的调侃,而是起身把房间里厚实又不透光的窗帘拉上了。
    隔绝了一切光亮,午饭后的小憩就是需要这样阴暗的宁静氛围。
    可是萝妮尔却已经紧张到心都快跳出了胸腔。
    因为契沙图在说:“这样像晚上了吗?”
    还没等萝妮尔说话,然后他重新将坐在床上的她揽入怀中,准确地衔住她的唇,用舌尖触着碰着,轻松地将其叩开。
    萝妮尔只是在张嘴时嘤咛了一声,下一秒他的舌就碰到了她的,还没来得及躲闪逃避,就被他勾住吮吸,不仅将她嘴里的呼吸一并掠夺,更让萝妮尔感觉到他像是要把她吃掉似的迫切。
    她听见了他在吻她的同时也在解开铠甲的锁扣,刚卸下甲片就被他无情地抛到了床下,和他此时的吻一样,毫无章序金属掷地的声音听得萝妮尔的心都在一起颤抖跳动。
    很久没有和契沙图接吻的她连换气的频率都是凌乱无措的,吐出时全变成了带着颤声的喘息,吸入时却又被他的节奏打断。
    萝妮尔很快就被这种能昏头昏脑的湿吻弄得迷迷糊糊的,连吞咽这种事情都忘了,不过大多数时候她的舌都被他压着,想吞掉嘴里多余的水液其实根本就是一件做不到的事,只能任其被契沙图卷走,或者沿着她的嘴角溢出。
    这个吻结束时,契沙图取下了需要套头穿戴的甲胄之后,他才在这个空隙向急促呼吸着的萝妮尔最后一次确认她的意愿:“殿下,您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现在停下。”
    萝妮尔失神地摸着自己有些肿痛的嘴唇,身下已经因为这种粘腻深稠的吻而水漫泛滥,她已经知道自己非常有感觉了。
    不过她根本没听进契沙图在说什么,感官还停留在他们亲吻时窜入鼻腔的熏香味道以及她能感受到的他的失控,只是懵懵愣愣顺着他的话回道:“等会儿不能停吗?”
    “不能。”
    他温柔地勾起她颊边的一簇头发,抚着她的脸,沉声唤着她的名字:“萝妮尔……”
    “我现在都快忍不住了,稍后怎么可能停得下来……”
    浑身都在发烫的萝妮尔只是无声地交迭了她的双腿,一句话都不再说了。
    等待她表态的时间里,契沙图握住了萝妮尔的手。
    她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更没有明言任何拒绝。
    契沙图将她的手托起放在唇边,轻吻着她的手背,说道:“萝妮尔,我已经告诉了你我的所有企图。”
    “你能不能也对我坦诚一点呢?”
    “就现在,萝妮尔……你对不是圣骑士长的契沙图,到底是怎么看待的呢?”
    萝妮尔将自己的一只手放在胸口的心脏位置,另一只手的手背被他温柔的吻所带来的气息抓挠微痒,快速跃动的心和她此时已经满溢的甜蜜感觉已经快要将她浸没到无法呼吸,以至于她只能回答:“喜欢。”
    “萝妮尔喜欢你。”
    “萝妮尔想和契沙图……在一起。”
    她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被契沙图带了过去,重新跌落到他温暖安心的怀抱里,被他紧紧地抱住。
    萝妮尔也是第一次听到契沙图满含情绪的直白陈情,他颤声低音说道:“萝妮尔,我爱你……”
    “我好爱你,爱你……萝妮尔,萝妮尔,我爱你。”
    契沙图仿佛在此刻有说不完的话,他一遍一遍地向她说着他的心意,想要将这么久没有见面的思念一起传达给她。
    萝妮尔的发烫面颊贴着同样他炽热坚硬的胸膛,听着他反复陈述的爱语和激烈的心跳声,回抱住他,然后仰头吻住他的脖颈。
    契沙图很快俯身下来,将她倾压到自己的身下,再一次吻住她的唇。
    只是这一次掺混了更多情欲的成分。
    而且他似乎连前戏的耐心都没有了。
    萝妮尔感觉到契沙图握住了她的脚踝之后就沿着她的腿向上,他的手非常热,隔着薄薄丝袜的抚摸像是一块会把她烫伤的炉石,他每向上挪动一寸,就好像把他的欲望向她剖开一点,强硬到会让萝妮尔想要退缩。
    更何况,她今天穿的衬裤是……
    而且那么小小的一片布料早就湿透拧在了一处……
    突然的涌现的羞耻心让萝妮尔偏过头回避了他的吻,甚至还把他进犯到大腿处的手给按住了。
    “萝妮尔……怎么了?”
    她用了全身的力气去按住压的手,回道:“契沙图大人,可不可以晚上再做?”
    契沙图很快将手抽离,反控住萝妮尔的手腕,哑声道:“萝妮尔……晚上会和你做的。”
    “但我现在也想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