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熟人作案 背德情事(高H)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小妹妹还记得我们吗

      手脚的铁链被解开了,但和拴着没有差别,她根本就挡不住他们的七手八脚。
    大早上她被灌了那杯茶后,什么东西都没吃,连挣扎都是那样软弱无力。
    好像一切都变回了当时。
    噩梦再次袭来,就连这些狰狞恐惧的老脸都和以前一样。
    “啊啊啊……不要了,好痛啊!”
    他们将她摆弄成不同的体位,强迫地往她的穴口里塞入鸡巴,耸动的时候恨不得将皱巴巴的蛋也塞进去。他们完全不顾熙想的感受,听着她的哀嚎,更使劲地蹂躏着她曼妙的身躯。
    熙想觉得下身都要撕裂了,雪白躯体不多时就布满手印,双腿在丝绸床单上乱蹬。
    她好不容易逃离一个人的魔爪,又被另一个拽着脚踝,拖到床的另一边。
    老男人往她身上骑,紧紧扣住她的细腰,腰肢上又多了一个红掌印。
    “啊啊……啊……够了……求求你们……”
    大叔加大了抽插的力道,顶得她整个人趴在床上,柔软床面凹陷下去。
    “啊嗯……救救我……”
    熙想奋力抗争下,脸色涨红,汗如雨下。
    这反而引起了他们的兽欲,揉捏着她敏感的部位,引得她哀嚎连连。
    “啊……嗯啊……不要了……妹妹够了……叔叔……别这样……”
    一开始还有力气反抗,等到后来,她就像个玩坏的布娃娃,任由他们在床上推来推去。
    接二连叁的高潮让她语无伦次。
    她不断地呻吟着,嗓子都快冒烟了。
    大叔往她的阴道里灌满了他们每个人的精液,粘稠液体落在床上。不知道谁被她的指甲抠出了血,留下斑驳血迹。
    ……
    这个屋子好像是有光的。
    现在天黑了,他们居然把灯打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熙想都已经睡了一觉,大概又被肏了几次。
    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高潮带来的快感还没褪下,胸廓起伏。
    能量耗尽,胳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小骚货真够劲的。”
    “不愧是会所出来的,是个好地方,啥时候让龙哥送我们去那儿玩玩。听说那里每个妞都像她一样。”
    那四个大叔赤身裸体地坐在一旁沙发上抽着烟,嘴里聊着闲话。
    床幔里雾蒙蒙的,烟味很呛人。
    房间的门开着,龙哥好像已经离开了,或许能趁着他们不注意,偷偷溜走……
    她要离开这里……
    麒麟说过,如果被很多人围在一起,她需要想办法逃走,否则她这样的姿色,会被轮着肏到死。
    说不定能趁着夜色,躲在黑暗里逃走。
    她小幅度地移动着,半个身子靠在床沿边,马上就能下地了……
    “哗啦——”
    床帘突然被掀开,冷风透了进来。
    “啊!”熙想惊呼一声,有人拽着她的脚踝,再一次将她拖到床的边缘。
    她被拉下了床,臀部被抱着,腰却被往下按。
    受尽蹂躏的私处一览无遗。
    沙发上抽烟的男人们发出了令她不适的淫笑和咂嘴声。
    “小骚货,把你的腿分开,让大家都看见你现在的样子!”男人说着,手绕到她的腹部,摸向她的阴蒂。
    粘稠的液体从穴口顺着腿根流淌下来,拍打得通红的私处一片湿濡。
    熙想痛哭出声,扭着双腿,挣扎着,险些站立不住。
    可是她要怎么逃走?就算努力迎合了他们,让他们得到了享受,不过多久,他们又会休息好,再来肏她。
    就像现在这样……
    那大叔的阴茎又举了起来,坐到了床上,揽着她的腰,拉着她往他下身坐。
    油腻腻的肥肚腩摩擦在她柔软的胸腹上,传来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好恶心。
    好想吐……
    只捅几下,被蹂躏过度的私处在痛感中竟传来酥麻快感。
    “嗯啊……呜呜……好痛哦……呜呜……真的好痛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啊……嗯啊……”
    痛呼渐渐变成了呻吟,沙哑的嗓音无力轻哼,竟有些凄婉。
    该死的身体,为什么这么敏感?!
    她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厌恶自己。
    好恶心……
    “呜……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林澈……林澈救我……”
    熙想被插着,呜咽的时候,声音都带上了男人耸动的节奏。
    她呼唤着他,可他却听不见。
    她手上没有腕表,这里不是会所了,没人回来救她。
    “你叫谁呢?小妹妹,要叫叔叔的名字。是叔叔在你的身体里哦。”猥琐的男人耸动了几下,双手绕到熙想身后,大力地掰开她的臀肉。
    私处受到了撕扯。
    “呜……好痛……”熙想哀嚎着。
    交媾的部位靠近床沿,上身却被男人桎梏在怀里,耸动让她不得不撅起丰腴的臀部。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啪——”
    有人站到她身后,一巴掌排在她的美臀上。
    “啊!”熙想仰着头,惊呼一声,下意识地收紧下腹。
    身下的老男人传来一声呻吟:“爽极了。”
    “下面让你更爽!”身后男人站着的淫笑着,将阴茎抵在她的菊花里。
    “啊啊啊啊——”
    熙想尖叫着,扭动逃躲,但臀部被前后夹击,压得她连逃脱都不能。
    “好痛!好痛!”
    “小妹妹不仅小骚穴舒服,后面更舒服了。”
    “好痛!不要了!啊啊啊!太大了……我要被撕开了……呜呜呜……”
    “妹妹真棒,比以前更香了。”
    “啊啊啊——好痛……”
    每次插入,熙想都痛得弓起了身子。
    她的双手伏在床上,为了躲避,根本顾不得私处里的那东西,一个劲地往身前的男人身上蹭。
    男人发出低沉的闷吼,往上顶着她,和后面的人两面夹击着。
    “啊啊啊——”
    熙想不断地尖叫着。
    酥胸垂下来,在后面人的耸动时摇晃着,贴在男人的身上摩擦。
    她疼得翻起了白眼。
    两个男人在她身上嘶吼着,不一会儿就先后将精液灌入她的身体里。
    “呜……”
    熙想胸廓起伏,眼睛闭着,下身麻得几乎没知觉了。她被这两个男人像个用完的破娃娃一样随意抛到床上,但才喘了几口气,又被另外两个人拖着,抬到沙发上。
    他们还要做什么……
    她绝望地任由他们摆弄着。
    上下颠倒地躺坐着,臀部靠在沙发背上。双脚根本就没有力气,垂了下来,踩在头部两侧。
    这样的姿势让她的私处不自觉地暴露出来。
    她曾在会所壁橱里见过这样的姿势。
    穴口周围布满指痕,通红一片,都是这些男人的杰作。接连高潮让穴口仍在抽搐,淫液不断分泌出来,和精液一起流淌到腹部,淫糜至极。
    “咔嚓——”闪光灯亮起。
    熙想呻吟一声,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脸,呜咽哀求道:“别这样……求求你们……”
    “用这个尤物拍片多好,就她这么敏感,一定能成为一介女忧,怎么就放走了?”
    “没办法,谁让姓林的出的钱多呢。”
    “我们亏了,只借给我们玩这么点时间。”
    借……
    林澈……
    熙想的心中又涌起了一点希望,睁开了含着泪的眼睛,露出委屈的表情。
    是不是只用过一会儿,他们就会离开?
    还要等多久?
    几个男人都围到了她身边,按住了她,有人用两根手指插到她的小穴里,大拇指按住了她的阴蒂。
    “啊啊啊啊——”
    新一轮玩弄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