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熟人作案 背德情事(高H)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七海的记忆「woo18」

      “娜娜明,快看,我捡到了超漂亮的海螺,铛铛铛铛!”
    迭起看到一半的金融报纸,眼前出现一只缝隙中沾满细沙的黄色小海螺。
    “回去穿在一起做成海洋系风铃好吗?等小鳄鱼满月,我想把她的婴儿房装修成海洋世界的样子,可以吗?娜娜明。”
    昨天说要把婴儿室装修成热带雨林的人选择性失忆。
    七海就这么默默看着她。
    “可是我觉得小鳄鱼会喜欢的……”脚趾不自在地抠弄沙滩鞋,操溯的声音在他的注视下越来越小。“呜……”她不小心忘了,前几天口头上答应过。
    每次反悔都说是最后一次。
    隔壁沙滩椅的一家投来好奇的视线,因为她和七海显而易见的年龄差距,经常会发生一些尴尬的误会。
    肚子没大起来的时候经常被认为是七海的妹妹。
    耳朵都羞红的年轻孕妇挺着圆肚皮大胆扑到七海身上,“最后一次啦,我爱你,我爱你娜娜明,亲爱的娜娜明,答应我吧,最后一次,真的!最后一次!”日常黏糊糊地撒娇。
    “小心身体。”月份大了以前蹦蹦跳跳的习惯还没改过来,七海下意识护住她的小腹。
    产检报告没问题,接近预产期还是把住处搬到离医院更近的地方吧。
    脸被操溯双手捧起,她笑眯眯地在他的唇角上亲了一口。
    恍人的情感。
    “可以把小鳄鱼的名字改成小鲤鱼吗?”
    小鳄鱼长大了不好看,小鲤鱼的寓意特别好还不会长残。
    每个月都会兴起更改未出生,性别不明的孩子的小名。
    “……最后一次。”跟随她笃定是女孩,并且只购买了女婴的衣服。
    “娜娜明万岁!”
    七海长叹一口气。
    海边的休闲装也无法掩盖他的无奈。
    *
    原来那次出国选择了马来西亚啊……
    是啊,马来西亚,关丹。
    操溯和小理。
    小理……
    小理是操溯和他的孩子。
    *
    过午他们通常选择待在屋里。
    接下来几个小时的太阳异常毒辣。
    马来西亚的蚊虫凶猛,第一天来的时候操溯被叮出好大一个红包,最后不得不去医院。
    避暑这期间,清醒状态下的最佳娱乐是打游戏和聊天。
    操溯刷新了昨天的最高记录,放下游戏机抬头端详七海的脸。
    这么看了几十秒,直到七海忍不住看下来。
    “娜娜明,小鲤鱼动了。”
    七海将手贴在她鼓起的肚皮上试探,“她停下了,有不舒服的感觉吗?”
    随着胎儿发育逐渐成熟,体型变大,将近分娩期的现在胎动已经大大减少。
    “嘻嘻,我说错了。是心动了呀。娜娜明,我爱你。”
    “又调戏我吗……”
    操溯躺在他的腿上,小孕妇的腿脚有点水肿,腰背经常因为胎儿的重量导致酸疼不适,怀到五个月开始,七海每日辅助精油帮她按摩,舒缓身体至少半小时。
    离开日本心情似乎轻松不少。
    “呐呐,中午吃什么好呢?夏季来旅游的外国人好多啊,真不想大夏天冒着被晒黑的风险去外面吃东西。”
    “操溯,把手拿开。……在马来西亚我们都是外国人。”操溯的手放在七海的腹肌上跳手指舞。
    闻言,手指小人噗通跪拜七海,请求再借一分钟。
    七海  :“……”
    “不重要嘛,美食竞争者都不是一国人。”她指着路上拿到的餐厅宣传单,“nasi  lemak,还有青、清布亮,想吃,我今天可以吃甜食吗娜娜明?”
    “是清补凉。餐厅不远,我现在就去了,你在家里等我。”
    马来西亚的很多小吃对孕妇比较友好。
    “嗯嗯,小鲤鱼爸爸冲啊!”孕期限糖限油禁烟酒,一连好几月的清心寡欲摧残的咸党痛苦叛变。
    ……
    ……
    入眼遍地的猩红。
    “娜娜明……救救我。”
    “……好痛。”
    “我不要生了,好痛,我要回去,啊……”
    ……
    为什么会出现第叁个“人”?
    操溯在楼梯口迎接他被“那个人”推下楼梯。
    花瓶迸裂。
    ……
    顾不上讨伐那个东西。
    立刻开车赶往医院。
    一场意外打破所有预想。
    要提前生产,打了催产针,身体的伤处和开宫口的剧痛折磨的她连呻吟的力气都丧失,眼泪顺着眼角流湿枕头。
    严格控制体重的孩子仍然生不下来。
    难产……
    大出血……
    他却只能像只幽灵飘浮在她身边,看着增加的医生护士围上她。
    顺产按照她的情况太凶险,最后决定剖腹产。
    他看着手术刀划破她细白的肌肤,往里一刀又一刀,鲜血淋漓。
    医生们说着带有浓重口音的英语,他无心分辨语意,直到他们将血淋淋的小理从操溯的子宫里拽出来。
    看到小理出来的那瞬间,操溯松了一口气。肉眼可见的,脸上血色尽褪,她失血的同时晕血。
    医生在喊她。
    她好像听不见。
    “难受……好难受……娜娜明,娜娜明,换成原来的样子吧……小鲤鱼,也换成同音字吧!好冷……呼吸不过来了。”
    她本能的选择依赖最亲近的人。
    七海感受她的温度在手心生凉。
    ……
    ……
    娜娜明。
    娜娜明。
    娜娜明我爱你。
    娜娜明你快看。
    娜娜明。
    娜娜明……
    他违背承诺了啊……
    ……
    前面……是咒灵。
    不对,现在要去救伏黑同学……
    小理没有人照顾了……
    不可以啊……
    真希同学和直毘人先生呢?
    他们怎么样了?
    为什么大脑会如此晕眩。
    啪——
    “聊两句吗?跟你也有几次来往了。”真人将手摁在七海建人的烧伤处。“怎么没看见无色界操溯。啊,对了,她和夏油杰一起被我们杀死了。”
    “……被你们杀了?”七海嘴唇微微翕动。
    操溯免疫诅咒与咒力,能伤害她的只有……
    脑内瞬息闪过十年的点滴。
    明年冬天,小樽的约定……
    逃避这么多年,到最后一刻想的居然是情感吗?
    会在意吗?
    她的喜欢没有错。
    ……
    “真是过分啊,不回应我吗?”真人催动咒力。
    “娜娜明!!!”虎杖赶到。
    艰难凝聚精神转过眼珠……太好了,这一次没有她,不会再受伤了真是太好了。
    他的想法有点过分吗?
    临终时刻允许他直视内心一次吧,他不希望她再为别人受伤了啊。
    七海建人望向焦急的虎杖悠仁,口中吐出犹如诅咒的话语,“虎杖同学,之后就拜托你了。”
    很抱歉,选择让这个孩子承担成年人的责任。
    “无为转变——”
    就这样带着遗憾死去吧。
    追-更:po18e.com (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