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孤注一掷,以她为灯

      神魔双生,玉玄绫见过花幻锦如孩童般天真烂漫的一面,所以更无法接受如今变得残酷暴虐的魔君。
    岁月悠久,他已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关系不仅疏离,甚至开始敌对。
    当时为了阻止花幻锦滥杀凡人修士,仙魔两界征战数回,但因始终难分轩轾,双方才签订条约以维持叁界的和平。然而世人只知神魔二君势均力敌,却无人知道玉玄绫耗费了多少心力才蓄得能与花幻锦抗衡的力量。
    神君以信仰力为食粮,所以人们越是祝祷祈愿,他的力量也会更为强大。
    当年玉玄绫踏遍数个时空,听取人们的心愿以累积实力,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从来不向天祈愿的江静流。
    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却没见过有人的灵魂成色可以像她一样璀璨美丽。哪怕四肢枯瘦、病入膏肓,她也能不靠任何信仰,靠着坚毅的心灵撑起自己的一方天地。
    不带侥幸、不渴求奇迹出现,她深知自己无可救药,但还是为了他人的期望而历经一遍遍手术,在忍受术后难忍的强烈副作用时,甚至还能挤笑安慰旁人。
    明明拖着病弱的身体,却还处处顾虑他人的心情,就像是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的灯烛,在一片死寂的黑暗中发出微弱却重要的光。
    玉玄绫正是看中了这点,才将江静流的灵魂转移到他所统御的世界里。
    他希望她的存在能稍微挽救花幻锦越渐扭曲的性格。
    只是花幻锦如此憎厌他,他断然不能直接将江静流送至魔界,思来想去后,他决定让花幻锦先学会「等待」。
    他安排姜澈的诞生,给予姜元之妹的身分,为她打造健康的身体和姣好的容貌,让她重历成长,待在虚渊派陶冶身心。
    接着,他不再插手干预。因为他相信花幻锦一定会发现到姜澈的存在,就像他在茫茫人海一眼就看见她的灵魂本质一样。
    然而,他发现自己低估了姜澈的影响力。
    不仅是花幻锦的命运发生改变,围绕着姜澈这个变因的众人也迎接了不同的未来。
    潜心育学、无情无心的方映弦动了凡心,本该守护苍生的戮原剑,却只为她而使。原本顶多停留在元君位阶的他,也因为多了姜澈这个执念,得以晋升到元尊。
    潜影派至今最有天分的弟子离卿,年少有为、孤傲内敛,本来再过几年就能成为掌门,带领潜影派成为修武派之首,可如今为了姜澈,一切皆成泡影。
    至于花幻锦,虽然如他所料的对姜澈产生兴致,近来也大幅减少不必要的杀戮,不过……
    玉玄绫眸色一沉,他便是为此而来。
    “江姑娘,十几年未见,可还记得你初来乍到时,是由我领你入胎?”他有礼的询问。
    姜澈关心星魁的伤势,根本没有把玉玄绫的话听进去。她将自己的事情搁置到一边,直往星魁的方向赶去。  “哥……”
    见她一脸紧张的将星魁抱在怀里,玉玄绫才想起她失忆的事。
    ……该不该出手帮助她恢复记忆呢?什么都不晓得固然是最轻松的情况,可是这样的骗局又能持续到何时。
    她总会想起来的。
    越晚发现,陷的越深,她和花幻锦都不会好过。
    “此魔物手上人命数以万计,罪孽深重,但念及他是锦儿的左膀右臂,我只是予以惩戒,并未取他性命。”玉玄绫俯视着蹲跪的姜澈,语气淡淡的解释。
    姜澈未曾听过有人这样唤花幻锦,在知道星魁没有性命危险后,这下终于抬眸,仔细看向眼前人。  “……知道我前世的名字、又刻意制造和我独处的机会,你究竟想做什么?”
    “当年我阻碍你前往叁途川轮回,又不分由说的带你来此,原是对你有所亏欠,如今是该助你一回。”玉玄绫侧过身,让她看花幻锦和离卿交手的场面,又道:“见到那个人,你不觉得熟悉吗?”
    不远处,一红一黑的身影正在激烈交战,姜澈知道花幻锦很强,却不知另一人是什么来头,竟能靠着诡谲的身法与魔君缠斗许久。
    他的身姿倒映在姜澈眼中,使她心口漫开不知名的窒闷感。
    ……是阿,怎么会这么熟悉呢?
    就好像被吸引似的,姜澈松开了环抱住星魁的手,在起身后不由自主的挪动脚步往那人的方向走去。
    “花花曾经提到,我身边有个神出鬼没的高手……”她喃喃。
    可是是他吗?
    是她想的那个人吗?
    现在她感受到这份悸动和悲伤,是属于原主的,还是她的呢?
    “你察觉到自己的记忆有所缺失了吧?若是你想记起一切,我可以帮助你。”玉玄绫见她若有所思,接着道:“当然,你可以选择面对恶意与谎言,或是继续被美好的假象蒙蔽。”
    “我若是逃避,岂不有愧于心?”姜澈摇头,用坚定的语气道:“但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要自己寻出真相。”
    “……是吗?”玉玄绫颔首,尊重她的决定。  “但愿你不会受到太大的打击。”
    姜澈莞尔。
    无论是什么样的恶意与谎言,都远远比不上前世患病带给她的摧折伤害。
    她连死都不怕,其余又有何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