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熟人作案 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 背德情事(高H)

世界六、撩了金主以后(90)下(完)

      巩燕作为单亲家庭的小孩,母亲早逝,父亲靠着在叶家当司机养家活口。
    叶棱曾经遭遇过一桩绑架案,后来平安获救,巩燕的父亲却为了保护叶棱而亡。
    自那以后,巩燕在叶家就有了不一样的地位。
    其实她自小崇拜叶棱,却碍于身分之别无法靠近,后来巩燕会投身演艺圈,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想要追随叶棱的脚步。
    可惜叶棱的性子太冷了,哪怕顶着救命恩人遗孤的身分也没办法在叶棱那里得到什么特殊待遇,不过除了感情方面的索取无法被满足,其余她要的,只要没有逾越界线,叶棱都会给。
    在知道叶棱的背景,又见到他和巩燕的照片后,徐徐就觉得非常奇怪,毕竟照巩燕养鱼的逻辑,没理由会不想把叶棱收入后宫。
    诚然叶棱冷心冷情,但在巩燕的女主光环下,一点关系都没有就不应该了。
    何况,从小杏给徐徐看的那张照片也能证明,两人并非完全没有交集。
    那自己究竟是忽略了什么呢?
    徐徐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叶棱说出那句“我已经属意巩燕了。”才让她茅塞顿开。
    原来之前自己一直想岔了。
    一个女人要成就男人,不见得得是他的妻子或情人,同理,一个男人要帮助女人时亦然。
    叶棱不是巩燕的鱼,是替巩燕造鱼塘的人。
    顺着这个思路挖掘下去就不难找出真相了。
    关于叶棱当年的报导,其实叶家是有压下去的,然而叶棱刚出道那会儿便走出家族的保护伞下,还是露出了很多蛛丝马迹。
    不过事情没有发酵开来而已。
    在得知前因后果后,徐徐只觉得讽刺。
    也替徐芝窈感到不值和悲哀。
    所以她完全不想将多余的精力浪费在巩燕这样的人身上。
    五十步笑百步。
    徐徐实在无法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永远表现得理直气壮,做出一副高高在上,正气凛然的模样,却从来不反思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又有什么资格对人指手画脚,说叁道四?
    分明,没有谁比谁更高贵。
    这样的巩燕,连被作为对手尊重都不配。
    所以,她绝对不会输的。
    不论现在,还是将来。
    “巩燕的脸色不太对劲啊。”
    “嗯。”
    “和你有关?”
    “你觉得呢?”
    徐徐扭过头,似笑非笑地瞋了黄存技一眼。
    剎那,黄存技心跳漏了一拍。
    徐徐此时已经完成定妆。
    白极了的面皮上是艳极了的红妆。
    像从极寒之地开出的玫瑰。
    这是为了符合魏明乐当下的神态,然而乍一看,竟让黄存技有几分胆战心惊的感觉。
    尤其是徐徐的眼神。
    那样的静,却于静中透出一股狠戾,又于狠戾中,迸发出来强烈的恨意。
    层层递进的情绪,是只有与她这样面对面才能感受到的。
    “你……”
    “嗯?”
    “没什么。”将到嘴边的话重新吞了回去,黄存技道:“先提前恭喜你。”
    “咦?”徐徐眼睛轻轻一眨便眨去了身上属于魏明乐的颜色,又恢复成往常模样。“怎么突然这样信任我啊?有点怕怕的耶。”
    她夸张地抖了两下肩膀。
    “去,别装。”笑骂一声后,黄存技正儿八经地道:“我一直都很信任你,这回也不例外。”
    话落,他拍了拍徐徐的肩膀。
    “现在才是开始,去把属于你的都挣回来吧!”
    魏明乐一身繁复宫装,就如出嫁那天一样,高高的发髻盘起,安静地坐在大红囍床上,珠帘与凤冠掩住了姣好面容却掩不了正欲嫁给心悦之人时,又羞又怯的满心欢喜。
    然而这回,魏明乐却是站在了城池上。
    大军节节败退,城门弃守,到后来竟只余这偌大宫墙能筑起一方僻静之地,任那外头血流成河,依然是一片歌舞升平。
    可那是假的,魏明乐知道。
    她身为嫡出公主,自幼便享无上尊荣,虽被养得天真烂漫,骄纵任性,却也不是对这天下大势一无所知。
    凡事皆有征兆。
    她只是不愿听,不愿想,不愿信,不愿面对,不愿揭开那太平假象和腐溃不堪的内里。
    可终究,脓泡是要破的,虚不能为实,假亦不能成真,窃国者……岂可名正言顺拜相封侯,为王为尊!
    “赵雍!你给我出来!”
    石破天惊一声吼,那乌泱泱身着金甲的五万兵马便从中开了一条道出来。
    只这一眼,魏明乐就明白今日便是那改朝换代之时。
    所有抵抗不过徒劳而已。
    可哪怕要她拚上性命,魏明乐也不愿成那亡国奴。
    她的目光缓缓凝聚。
    领兵作战横跨千里,于叁伏天中领大军前行,身着龙麟银铠,以簪束发的赵雍那一副风流皮相依旧如此夺目,恍惚间让魏明乐想到当年他任人欺辱之时,哪怕受拳打脚踢之苦,面如冠玉的青年也依旧咬紧牙关,一声不吭,清凌凌的黑瞳彷如古井死水,只余最深处那一抹幽幽暗光在流转。
    后来她才知,那是怨,是恨,是人被逼到绝路后,最后的善念也沦为恶念所催生出的欲。
    而此时,里头又多了丝魏明乐探究不出的陌生意味。
    彷佛是感知到主人的情绪波动,男人胯下那匹烈焰宝马倏忽扬起头颅,前啼高举,发出一声嘶哑的低鸣。
    魏明乐从来不曾看懂他。
    不论是赵庸,还是赵雍。
    不过无妨。
    她缓缓举起手中的弓。
    那是赵庸送予魏明乐的生辰礼。
    唯一一次,亦是唯一一件。
    赵雍做了和她同样的动作。
    于是,魏明乐笑了。
    前尘往事成云烟,一遇郎君悟此生。
    如梦,一场空。
    魏明乐怔怔地望着天空。
    原来,此生一悟,此生已误。
    “你最后没有按着剧本上写得来演?”
    “是。”
    “为什么?”
    “觉得……魏明乐不是那样的人。”
    “哦?”林英超来了兴趣。“怎么说?”
    “嗯……她不闭眼,不是因为心有不甘。”徐徐试着回忆那瞬间的感觉,她彻底成为魏明乐的那瞬间。“而是,她的骨气不允许。”
    敌人可以糟蹋她的身,却糟蹋不了她的心。
    爱人可以践踏她的心,却践踏不了她的骄傲。
    这一辈子,她是公主。
    体面地来,有尊严地走。
    哪怕她曾经看错、爱错、走错,可直到生命最后一刻,魏明乐从未逃避过。
    与其说是不瞑目,不如说是不舍得。
    那没来得及好好过的人生。
    所以她要睁开眼看那天空,云朵,看她不曾踏足的广褒大地,还有她未曾庇护的黎民百姓,那是她的责任,是她的留恋,亦是她后知后觉的大义。
    无声而沉默。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演会不会比较好。”在林英超若有所思的目光中,徐徐坦言道:“只是我就是想那样演,哪怕会因为这个原因错过角色,我还是想那样演。”
    她说,以近乎任性的语气,等着林英超的宣判。
    “巩燕今天明显失常,只能用差强人意来形容。”定定地看着徐徐好半晌后,男人突然起身。“林落霞演技一如既往精湛,表现却是中规中矩,把剧本参透了,却没有将魏明乐给参悟了。”
    “至于你……”
    当林英超在离徐徐一步之遥的距离停下时,周遭彷佛突然缺氧了一样。
    徐徐慢半拍反应过来,那是因为自己屏住呼吸的缘故。
    其实她远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自信,内心不安,连日来辗转反侧,几乎只要作梦,梦到的都是剧本里的场景,彷佛自己真的变成魏明乐,一遍又一遍覆盘着那荒腔走板的一生……
    然而最后她还是脱稿演出了。
    从林英超当场的表情,徐徐完全看不出端倪来。
    可是她不后悔。
    因为……已经尽力,问心无愧。
    “恭喜你。”林英超朝徐徐伸出手。“叶棱提前一步离开了,不过在离开前他特地交代我一定要记得转告你这叁个字。”
    在徐徐不可置信的眼神,林英超露出欣慰的笑容。
    “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