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诱捕(高H) 压在身下(1V1H)

第49节

      所以我要比旁人两倍,甚至三倍的刻苦,也要比旁人吃两倍,甚至三倍的苦。
    我不明白,当天君有什么好的。
    可娘亲说,这是我的责任,我是个男子汉,就必须要承担下来。
    她说的勉强对吧。
    见我还是有些低落,她伸出手指头戳了戳我的嘴巴,将我的嘴巴弯成笑起来的模样,又开始逗我。
    说譬如我当了天君,她就是天君的娘亲,便每日什么也不必做,一大群的仙娥只管侍候她一个人,天天只管着耀武扬威地去欺负别人就好。
    若是我有了喜欢的姑娘,就能护她十分的周全,我受过的委屈,她都不必再受一遍,每日只管开心就好。
    娘亲如此努力地说着,我再不开心委实有些对不起她,于是,我对她露出一个自觉得很是灿烂的笑容。
    振振有词的娘亲突然戛然而止,她眼眶里涌上了泪水,鼻头有些红,她一把搂过我,将我抱在了怀里。
    我知道,她这是想父君了。
    第65章 番外二
    自打那件事情之后,白藉便搬回了苍烟落照间。
    因着生了天孙,族人对她多有敬仰和敬畏,相处下来多有不自在之处,故而,白藉没住原来的居所,而是寻了个借口搬到了外宅去住。
    一住便是许久。
    除了阿禄会定期从天上下来陪她,她的生活,变得非常简单,无甚滋味可言。
    那人走了,她的难过,无法同别人言说。没有一个人,能感同她的身受。
    这天,在她看来,同她生命里的任何一天没什么区别,阿禄昨日刚走,她一下子又闲了下来。
    闲的时候,她会去湖边转转,这天也一样。
    只是天气不大好,似乎是要下雨,苍烟落照间,永远都是一派明媚之景,她从没见着过苍烟落照间有这样缠绵的天气。
    可她实在是有些烦闷,便拿了把油纸伞出了门。
    果然在外边走了有一刻钟不到,天上便飘下了蒙蒙的细雨。
    她撑着伞继续走着,纸伞遮住了她大半张脸,故无人认出她,她倒也乐得自在,脚步越发轻快了不少。
    “这天怎么说变就变,苍烟落照间许久没有这样的雨天了。”
    “甚是奇怪。”
    路上有行人也在说起这样的天气。
    她突然想起,今日,是仙魔大战整整过去的第五年,是他离开的第五个年头。
    难怪她从早上开始,心情便不大爽利。其实她已经刻意不去想他的一切,可总是这样,不经意地便浮上了心头。
    雨真大,大得叫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沿着湖边走,雨停了,她收了伞,视线开阔了不少。
    她习惯性的抬眼,却顿住了脚步。
    因着比较偏远,这里鲜少有旁人过来,可现在,湖边站了一个身影,一身黑色长袍,长身鹤立,光是从背影,便能瞧出的过人之姿。
    那背影,如此的熟悉。
    她愣在原地,不敢过去,她怕这次也只是一个梦,她不愿去触碰,她不止一次梦到这样的场景,梦到他回来了,可她每次一上前,他的身形便会一下子烟消云散。
    所以她宁愿就远远的,多看上一眼也好。
    那人觉察到身后的动静,转了身,映着湖上一片烟雨朦胧的雾色,对她勾起了嘴角,他说,“白藉,许久不见。”
    他朝她走了过来,她一眼不眨的望着他,连呼吸都轻了许多,生怕碰碎了这会移动的梦。
    泪眼朦胧中,他笑着轻抚她的眼角,将她揽入了怀中。
    ———————————————————
    “你的仙力怎么没有了。”白藉后知后觉地探查到了,他曾经身上涤荡着的,强大而浓厚的仙力,凋零得厉害,几乎荡然无存。
    他几乎成了一个凡人。
    祁承笑着,毫不在意的模样,“那以后,就有劳夫人罩着为夫了。”
    无妨,能回来,便好。
    只是苦了阿禄,他父君回来了,他却还是不能解脱。
    罢了,下次等他从天上过来的时候,给他多烧两次他最爱吃的红烧鲈鱼做补偿吧。
    ———————————————————
    他少年时候,是天族的小殿下,身份尊贵,是九州女子心头追逐的对象。
    那时候,他觉得,女神仙,真是世上顶顶麻烦的事情。
    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注意到一个女神仙。
    那次是他天后娘亲的寿宴,不知怎的,便选在了他娘亲的母族——苍烟落照间来办。
    寿宴上十分热闹,他喝得微醺,便寻了个借口,离开了宴上。
    他四处逛着,不知怎的,便逛到了一处湖边,湖边雾色朦胧,还站着一个女神仙。
    若是平日里,他定然是要绕道走的,可偏偏就是那天,他喝得微醺,不远处湖波荡漾,他鼻尖嗅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山茶香气,不同于别的女神仙浓重的脂粉香气,那味道,他觉得十分好闻,亦十分地醒酒。
    他没忍住上前了一步,却惊扰到了她,她回头,他又上前一步,她露出了微微震惊的神情。
    他居然吓到她了。
    后来,他母亲便张罗着,要为他选天妃,他知道是因为他大姐姐不管不顾嫁去了不甚强盛的西烛州的焰族,将他母亲气得够呛,所以才不放手他的婚事。
    他觉得没什么,左右这九州,没有一个女神仙是他喜欢的,娶了谁都无所谓。
    后来,无意间听他母亲说,要在苍烟落照间为他择一名女子做妻子。
    他心头像是被什么敲中了一般的,不可抑制的,他想起了湖边的那个素净的身影。
    若是她,若是她的话……
    后来,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为何要这样,他暗中结识了为苍烟落照间适婚女神仙绘像的仙官,并偷偷授意,叫他将旁人绘得不顺眼些,把她绘得好看些。
    那日,厚厚地一本册子递了上去,起初他娘亲还算耐心地翻着,可到后来,他娘亲便有些疲倦了,她的绘像正好被他安排在了不前不后的位置,靠前,则显得天后这个决定轻浮草率,靠后,天后又没有那么多精力。
    就是那个位置,十分的好。
    时机契机,都好极了。
    他聪慧机敏,冷静睿智,他想做的事情,便没有做不成的,这次也亦然。
    后来,他少年心性的别扭上来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这样,为何鬼迷了心窍,去费尽心机。
    过了半月有余,她被传召上了天族来,他故作不甚满意的姿态,谁知她见他这样,竟十分欣喜,似乎是把他当成了抵抗这场婚事的盟友。
    还有,她竟然完完全全忘了他们见过。
    来日方长,他想,总有一天,他要叫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可后来,是他不舍得了。
    ————————————————————
    用元神加固了裂天兕的封印,不知过去了多久,他从黑暗中醒来,他没想过他还能活着,他想,这真是上天的恩赐。
    在苍烟落照间的湖边,他瞧见了她见到他时,微微震惊的神色,宛如初见时候的那般。
    她觉察到了他微弱的仙力,有些心疼,但他觉得,未尝不是件好事。
    他这下,算是偿还了天族的教养之恩,他这点零星微弱的仙力,定是不能再继任天君了。
    他卸下了自出生以来便背负着的担子。
    他可以一直在陪在她身边了。
    如此这般,甚好。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止一次幻想过写完这本书的场景。
    可是就在这么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敲下最后一个字符的时候,才真真正正地意识到,它只能陪伴我到这里了。
    这本是从三月份开学,我注册了作者号开始写,一直写到了放暑假。
    其中也有很难熬的时候,我不是个持之以恒的人,但对于写文,一直不舍得放下,一直在咬牙坚持。
    也很感谢你们陪我一路走过来,你们很可爱,支持,包容着不完美的我,是我写文路上的天使。
    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在2019年7月3日正式完结啦。
    我仿佛听到这个孩子在我耳边说,“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就要远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