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诱捕(高H) 压在身下(1V1H)

20心里有鬼

      新的班车很快就到了,艺人和随行PD先上了车,陈安可跟在后面,又让了化妆师他们先走,变成了最后上车的。
    陈安可上了车看着欧诚和林逸惟中间的空位,又见林逸惟对着自己一阵挤眉弄眼,心下无语。
    “那个小秦,你过来坐,路上给逸惟补点防晒。”陈安可喊着后排助理,目不斜视的从空当走到最后一排坐下。
    等观景车到了拍摄地点,陈安可坐在后排看着欧诚下了车走进室内了,才慢悠悠跟着摄影组的,坠在一行人最后走着。
    “安可姐!林逸惟在七号化妆间,等会儿在下车地点集合。”
    陈安可朝工作人员笑了下,“好的,谢谢。”
    走进走廊,熙熙攘攘全是工作人员,陈安可快速扫了一圈,没有熟悉的身影,才放下心来往前走。
    陈安可抬着脸儿看着房间号,“六号...八号...欸七号呢...啊!”
    “别喊!”欧诚低沉的声音响起。
    陈安可走着走着路突然被身后人拽住,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最害怕听见的声音,扫了眼周围,看出自己估计是被欧诚拽进杂物间了。
    欧诚扶在陈安可背靠的成摞纸箱上,把她半包围在胸前,脸色有些冷的看着她,“躲我?”
    陈安可不敢抬头直视他,于是看着眼前男人宽阔的胸口说,“没有啊,有什么好躲的。”
    欧诚:“是啊,我也想问你,有什么好躲的。”
    窘迫的杂物间空间下,两人过近的距离,欧诚有压迫感的身高,让陈安可有点不安,抬手想推掉欧诚拦住她去路的手,语气尽量镇定如常说,“没什么事儿的话,麻烦让一下,我还有工作。”
    欧诚理解般点点头,把手放下,从裤子后袋摸出样东西递到陈安可面前,“我知道陈经纪人忙的很,不过你东西落在我这儿了。”
    陈安可低头看清是什么后,有一丝尴尬从脚心爬到头顶,她知道自己现在肯定脸红了,但还是硬撑着,装出疑惑的音调,“哦?我房卡怎么会在你这儿?”
    欧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说你喝多了。”
    陈安可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对,我喝多了就容易断片。”
    欧诚哼笑一声,把房卡扔她怀里,转身离开时轻飘飘的说了句,“哦,以前倒是没这毛病。”
    陈安可双手握拳,才堪堪让自己在这巨大的尴尬下保持淡定。
    欧诚打开杂物间门之前,没回头,不辨语气的说了句,“陈安可,你心里没鬼的话没必要躲着我。”
    陈安可干笑两声,“哈哈哈好...”
    等门重新关上,陈安可看着手心的房卡总觉得有些烫手,想着他刚才的话,自嘲般低头笑了笑。
    “可我要是心里有鬼呢。”
    林逸惟从镜子里看见陈安可走进,把手上手机反扣在桌上,“你们车开的好慢,才到啊。”
    “啊...嗯...是啊...”陈安可看着他已经换好了节目组的衣服,便没再坐下,“走吧,说去下车处集合。”
    到了门口,发现赵宇已经一个人站在那儿录着了,陈安可对林逸惟点了个头,接过他手里打着的伞,走去一旁工作人员区等着。
    “欸安可姐,又见面了。”
    陈安可顺着声音回过头,“欸,蒋倩,你怎么在这儿”
    蒋倩摆出无奈的表情,“我上次跟你见面不就说了!我现在是共语的化妆师呀。”
    陈安可想起来了,“啊~哈哈哈我忘了。”
    这蒋倩是陈安可的大学学妹,大二那会儿蒋倩突发奇想非要当明星化妆师,便厚着脸皮找了陈安可,问她愿不愿意当模特。
    蒋倩是看陈安可长的漂亮,想借她这个底子,而陈安可呢,是觉得有个专业的帮她化妆,不化白不化,一来二去,这俩人虽然不是同专业却也变得熟络起来。
    毕业季的时候又都是投些经纪公司的简历,便一直维持着良好的革命友谊,再之后,就是陈安可跑去穷山僻壤里带新人,俩人也就只在微信上偶尔聊上那么两句。
    陈安可扫了一圈拍摄场地没什么熟人,干脆就走到蒋倩身边站着聊天。
    看着共语一行人走进拍摄地,陈安可移了眼神。
    “欸,我给你说个八卦。”
    陈安可正被欧诚弄得坐立不安呢,听见蒋倩这话,便凑近她,“嗯,你又知道啥了。”
    蒋倩把手放在唇边,“我之前听别人说有些男明星喜欢随时随地约炮搞3P我还不太信,结果没想到竟然真的有。”
    陈安可被她这铺垫搞的心痒痒,胳膊撞了她一下,“说重点。”
    “欧诚和蔡绅他俩昨晚应该是去搞了,我猜可能是成璇。”
    陈安可心里“咯噔!”了一秒,但很快理智回笼,欧诚昨晚在自己这儿,搞个鬼3P啊。
    娱乐圈乱七八糟的八卦就是从这些化妆师嘴里乱传的。
    不过陈安可还是有些好奇,“怎么这么说?”
    蒋倩把自己小臂伸到陈安可面前指着,“蔡绅这儿有个牙印,哦呦,你是没见,好狠一女的,那咬的,我都盖不住,只能让他穿防晒袖了。”
    陈安可不是很好奇蔡绅和他女朋友的情事,轻咳一下掩饰,然后开口问,“咳,那..欧诚怎么说。”
    “刚才欧诚化妆间换衣服的时候,我瞥了一眼,胳膊和后背都有好深的指甲划痕,除了做的时候,哪里会弄在那种地方,那狠的程度,一看就是和咬蔡绅的是同一个。”
    陈安可被她这话说的心虚不已,干干的说,“我...觉得也不一定是同一个吧...”
    蒋倩没发现陈安可异常,往面前拍摄的众人抬了下下巴,“喏,欧诚也只能戴了防晒袖。”
    陈安可顺着她视线迅速瞥了一眼,“行了啊,少瞎猜了。”
    节目组今天的录制内容,是有点模仿某韩国综艺的套路,九位艺人分为叁组,每组正好两男一女,而女艺人就是各组的“公主”,两位假公主和一位真的。
    游戏任务第一阶段是,按照节目组的分组,各组艺人分别在游乐场选择几款游乐设施乘坐,不同项目可以累积的分数不同。
    第二阶段是,根据上一阶段的分数,有个换组环节,男艺人可以争取换到他们认为是真公主的队伍,最终取得游戏胜利。
    陈安可听着现场PD讲解游戏规则就至少扯了十分钟,林逸惟站在边上皱着一张脸看导演,估计是还没听懂,看着他那憨憨样子,陈安可忍不住弯唇笑了。
    还没收回笑意,就不小心和欧诚四目相接,陈安可瞬间僵住,接着笑也不是,立刻垮下脸也不是,还好欧诚的眼神只是一晃而过。
    看着欧诚偏了头,陈安可倒是大胆起来盯着看了一会儿,扫到他的黑色防晒袖,想起身边蒋倩说的话,脸有点烧,便别开了眼。
    欧诚一边听着导演说话,一边余光发现陈安可还在看自己,口腔内牙齿咬着侧脸的肉,才堪堪控制住嘴角翘起。
    皮卡已经懂了规则,正左右胡乱看着,瞥见欧诚抽搐的脸,“哥你笑啥呢?”
    欧诚抿了下嘴,“我哪里笑了?”
    皮卡:“....”我是个瞎子吗?队长你的嘴角快扯到天灵盖了。
    “欸行!那咱们就先分组,具体的等第二阶段再说。”导演解释半天没个结果也是筋疲力尽,所以也就放弃了,打算先往下走流程。
    “那就请各位过来抽签,同个颜色的是一组。”
    听见导演的话,陈安可忍不住探头看,好奇林逸惟难得的和女艺人搭档会是谁。
    等九位艺人按组站好,陈安可看着林逸惟身侧的欧诚和成璇,闭了闭眼,抬手按上太阳穴。
    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这一整星期的顺遂原来是周末逆风的预兆。
    陈安可没来得及感慨很久,林逸惟所在的C组就开始拍摄了,陈安可只得抬腿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