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诱捕(高H) 压在身下(1V1H)

第十八章在青楼里被夫君操

      “来人,”过了片刻,昏暗的屋中再次响起男子低沉的声音,“把柳飘儿带走吧。”
    即刻门被推开,方才的四五名兵将进来,窸窸窣窣忙活了一通,凌夕便从屏风缝隙看到权贵男子和他的仆从,搀架着伤痕累累、昏迷不醒的柳飘儿离开了房门。
    “夕儿,走吧。”又等了片刻,见无人再进来,刘琰终是松开怀里的人儿,低声说道。
    不知不觉中,凌夕腿已麻木至极不能动弹,更要命的是,恐是因为刚刚观看了一场触目惊心的交媾,她体内的缅铃突然发作起来,小穴燥热空虚,蜜液似乎已经开始外涌。
    “怎么了?”刘琰见凌夕一动不动,以为她被刚刚的场景惊着了,便揽过她香肩,一手抚上她脸颊。这一碰着实将他冰凉的指尖一烫。
    见凌夕身体微颤,脸色涨的通红,双腿紧紧夹着,眼波流转也不敢看他,刘琰嘴角一挑,心下了然,搂上凌夕的柳腰,啄了一下她微红的耳垂,附在她耳边柔声道:“夕儿可是想要夫君疼爱,我们换个地方可好?”
    “不好。”凌夕不想被看穿当下的欲望,故意撇过头道。
    下一刻,凌夕身子一歪便落入一个温热坚实的怀抱,对上刘琰不怀好意的笑眼,心下一沉,暗道,这下真的完了。
    此时正值永欢阁的高潮,楚音馆里淫词艳曲、交合欢爱之声余音绕梁,此起彼伏。
    此刻凌夕闭着眼躺在一张红木锦缎的大床上,一动不敢动,耳畔不断激荡着隔壁男女高潮迭起的叫床声。再睁开眼,她双眸望着挂在房梁上画着鸳鸯交颈的红灯笼盯了片刻,侧头望去,只见妩娘跟刘琰嘱咐了几句,又朝她暧昧不明地掩口一笑,继而转身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凌夕再次绝望的闭上眼。刘琰那厮还没有主动跟她道歉呢,凌夕愤懑地暗想。继而她又有些心虚,倘若缅铃被发现了怎么办?更何况,昱王和王妃成婚叁日,却在青楼交欢,传出去这叫什么事儿?
    再说刘琰,一想到下午对凌夕说出的那些重话就万分后悔。凌夕经历了那般不愉快的事情,他本当是应该陪着她的,可是不知为何,当他一见到凌夕想起顾玄时那哀婉的神情,他便发了疯似的嫉妒。以至于一气之下将凌夕不管不顾地丢在娘家,匆匆离去。刘琰整日都觉得堵心,原本是打算晚上回凌府接她的,顺便好好赔罪。只是突然的线报传来,迫使他不得不先来永欢阁走一趟,更没想到这一趟竟能遇见他的夕儿。
    此刻刘琰换了一身玄金华袍,束发金冠,面色沉吟地立在一旁。他眉飞入鬓,眼波深邃,薄唇微抿,细细打量着美眸紧闭、浑身紧绷,故作矜持却浑身散发着诱惑的凌夕,他藏不住眼底浓浓的笑意,脱下外氅,坐在床边,俯身用手掌撑在凌夕腰间,亲了一口凌夕湿润发抖的朱唇。轻笑道:“夕儿醒醒,二哥哥来疼夕儿了。”
    果然,身下的人儿打了个激灵,红唇愈发红润诱人。刘琰兴起,便故意靠得她很近,呼出的热气喷在凌夕精致的小脸上,薄唇有意无意地擦过她的面颊、眉眼,大手也轻轻抚上她的乳儿,温柔地挑逗着快要胀破的乳尖。
    “夫君,我,我今天不想……”凌夕受不住此番撩拨,双手按住刘琰坚实的胸膛,拼命夹紧穴中的缅铃,哀求道。
    刘琰含上她的朱唇,轻柔地吻着,一边蛊惑道:“夕儿的身子可不是这么说的。”
    “啊——”刘琰的手伸进凌夕的亵裤,摸上花珠,小心描摹了一翻,凌夕一声呻吟,瞬间湿了刘琰一手。
    “夫君,放了我,求你……”凌夕苦苦哀求,眸中水光闪动,万般楚楚可怜。
    “夕儿这么湿……”刘琰呼吸急促,粗重地喘着气道:“二哥哥想尝尝夕儿……”
    接着刘琰放开了凌夕被吻得发红的樱唇,脱下自己的中衣,亦俯下身解开凌夕的衣裙。灵巧的舌贴着凌夕的皮肤,从脖颈滑至锁骨,至深深的乳沟,至挺立的乳尖,至平坦的小腹,至股间的芳草,至湿润的穴口,一路侵略采撷,所到之处,皆种满赤红鲜艳的吻痕。
    “夫君——”凌夕一阵颤栗,竟是刘琰含住了她的花珠。不得不说,只有刘琰这恰到好处的吮咬,最是处处击中要害,灵舌舔舐几下,便令凌夕泄了身。
    刘琰贪婪地攫取着甘露,那源源不断的香甜令他魂牵梦萦醉生梦死。他舌尖弹跳、来回舔弄,随后用修长的手指拨开紧闭的唇肉,想一窥洞中绚烂。只见红彤彤的珍珠挂着爱液颤颤地发抖,娇嫩的穴肉湿滑黏腻,幽深的甬道里似有异物,刘琰好奇,将舌伸进小穴深处刺探,竟触及一线绳。
    凌夕亦觉察到有异,正欲夹紧双腿,却不想刘琰将舌一卷,牙齿咬住了金线一扯,连着拉出叁个银色小球来。
    “啊啊啊——”小球相撞乱跳,表面凸起的纹路剐蹭过穴肉引得凌夕一阵欢愉的呻吟。
    刘琰静静看着洞中拉出的小球,周身裹满凌夕的蜜液,银光闪闪。在看向穴口,尚且卡着第四枚小球,穴口一张一翕,“啵”得一声将第四枚小球挤了出来。
    “夕儿竟用缅铃这等淫器,是觉得本王不能满足夕儿么!”刘琰怒极,喷张的情欲和愤怒瞬间染红了他的双眸。他坐起身,一把拉起尚在颤抖的凌夕,死死扣着她的下巴令她看着自己下体排出的四颗缅铃,恨恨道:“才两天未做,夕儿便这般欲求不满了么!还是说,这是谁家郎君送给夕儿的礼物?”
    “不,不是——”凌夕有气无力,想起下午顾玄一颗一颗将缅铃按入自己体内的过程,身体愈发燥热,下体亦愈发空虚。她顾不得刘琰怒极,也无心想去解释,只是出于本能地攀上刘琰的颈,趴在他肩头乞求道:“二哥哥,给我,我要……”
    这声“二哥哥”叫得刘琰心中一颤,怒气顿时消逝了大半,紧接着他粗暴地将凌夕两腿缠在自己腰上,重新将那几枚缅铃推入凌夕体内,拔出自己硬的发黑的龙根,抵着缅铃一同向穴里送入。
    “啊不行——太大了——”刘琰巨大的男根本就足以占满了凌夕紧致的甬道,加上前面一串跳脱的缅铃,合力刺激着凌夕的每一处敏感。
    刘琰奋力地快速抽动着,因着缅铃的触感,他自己也被刺激得异常兴奋。
    “夕儿好紧——呃——”刘琰忍不住低吟,他紧紧搂着凌夕,抚摸着她光滑妩媚的后颈,狠狠亲吻撕咬着,手里把玩着浑圆的乳肉,揉捏之余将乳珠捻得红肿。
    “唔好烫——嗯——夫君使劲,使劲入我——啊——”刘琰做得狂狼,凌夕紧紧抠住刘琰的背部,抓住一道道血印。
    “叫二哥哥,叫我二哥哥,二哥哥射给你……”刘琰看着凌夕意乱情迷又楚楚动人的样子,睫毛翕动竟晕染了一层水汽,便不由得加大了力度,一心只想把她操哭、操烂,嵌入自己的身体里。
    “二哥哥——”凌夕呜咽着,闭着眼仰起头纯粹地承受着刘琰带给她的欢愉,“夕儿——嗯——要二哥哥操——啊啊——操烂夕儿——啊啊啊——夕儿要泄了——啊啊啊啊——”
    刘琰闷哼着,龙根奋力抽插,额头和后背冒出细密的汗珠。怀中的人儿泄了一次又一次,脸上挂满泪痕,他却仿佛着魔般不愿停止,将美人儿坐着操,躺着操、趴着操、跪着操。两人如彼此攀附的藤萝,一同坠入了欢爱的无底地狱,一起喊叫着一次又一次达到了欢愉的顶峰。
    一场场欢爱过后,凌夕虚脱地伏在刘琰的胸前微喘着,小穴红肿不堪。失了方才的舒爽,现在开始有些微微的钝痛。
    “还有一个时辰天就亮了,夫君为你叫个郎中看看。”刘琰揽着凌夕,他刚刚似乎太过忘情了,做的确实狠了些。
    “夫君,不必了吧。”凌夕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一时感到有些羞赧。
    刘琰面色一沉,叹了口气,道:“怎么不必,怪我太过用力了,小穴肿成那样还是要上点药才行。”
    见凌夕闻言娇羞地捂着脸朝自己怀里挤了挤,刘琰心头一软,揽紧了她,随即拿出那串尚挂着爱液的缅铃,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道:“这淫器二哥哥先帮你保管着,想要的话日后再说。”
    凌夕不明白刘琰为何不问她这缅铃的由来,亦不问她为何今晚要来永欢阁,便悄悄抬起头,见刘琰双目轻闭,沉静的侧颜俊美得如同鬼斧神工,性感的喉结随着他平稳的呼吸微微起伏,凌夕没来由的心慌了,接着便埋头下去,赶走这些纷乱的思绪,一觉睡到了天明。
    ******************************************************
    北鼻们,为了铺肉我竟然开始想情节了,不给点投喂鼓励下吗?(?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