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诱捕(高H) 强制进入(1v1)

第718章 再也不分开(最终章)

      南音听到沈安的话,愣住了。“你……你说什么?你说……皇兄他……”
    “父皇病危,真的时日无多了……”沈安只能实话实说,“姑姑,您就回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沈冰的面容在南音心中一幕幕地回放着,原本已经在时光里模糊了的儿时回忆突然变得清晰起来,往事瞬间就变得历历在目。温和地笑着的沈冰,浑身是血的沈冰……
    南音站起来,看着沈安,坚定地说道:“好,我跟你进宫。”
    南音是秘密回到凉都的,一回到宫中,沈安便立刻找了一套宫女的衣服给南音换上,然后将南音带到沈冰养病的寝殿。
    南音站在大殿门口,忽然停住了脚步。沈安发觉了,回头问道:“姑姑,怎么了?”
    南音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太久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了,凉宫一直在我回忆里,可是如今……”
    一直在梦中的地方,如今自己切切实实身处其中了,南音竟然觉得有些恍惚。
    缓缓踏上大殿外的石阶,沈安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对南音说道:“姑姑,您先在外头站一站。父皇如今情况不大好,我怕……您突然进去,吓到他。”
    南音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你进去吧,”
    沈安走进去,皇帝正一个人随手拿着一本书在看。沈安走到他身边,说道:“父皇怎么不好好休息?还看起书来了。”
    见是沈安进来了,沈冰放下手中的书,微微笑到:“左右也没什么事,既然这几日精神好一些,自然是看看书了。”
    “太医嘱咐父皇要卧床休息。”沈安说道,“父皇还是听太医说的吧,别再累着自己。”
    “无妨无妨。”沈冰笑了起来,看起来气色是比平日要好一些,“听说你这几日出宫去了?”
    “是,去了一趟松明县。”沈安如实的回答道,同时偷偷仔细看着沈冰的表情,看他有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索性沈冰并没有多想,只是说道:“去松明?做什么?是清浅想要家乡的什么东西吗?”
    沈安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为了清浅,是为了父皇您……”
    “这……”皇帝有些疑惑,“这是何意?”
    沈安缓了缓,说道:“父皇,今日来是有件喜事要告诉您的。儿臣先告诉您,免得您一会儿高兴坏了。”
    “喜事?”沈冰心中有了一些预感,却又不敢确认,“什么喜事?”
    “父皇。”沈安笑着温和地说道,“儿臣将姑姑……带回来了。此时正在殿外等着见您呢。”
    “什么?”沈冰突然愣住了,但也只反应了片刻,便立马说道,“快让她进来,快……”
    南音在外面全都听到了,听到沈冰的声音,她已经忍不住眼泪了。一听沈冰叫她进去,虽然很是紧张,但还是迈出了那一步,缓缓地走了出来。
    沈冰看着这个女子一步步靠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眼睁睁地看着。
    南音脚下变得很重,看着沈冰已经日渐苍老的脸和被病痛折磨的煞白的脸色,心中莫名升起一股痛意来。
    南音走到沈冰面前,两个人看着对方,都没有说话。过了很久,还是南音先开了口,说道:“皇兄,你的小南音……回来了。”
    南音来到凉都很多天,一直穿着宫女的装束在寝殿了服侍。淑妃来侍疾,看到南音,觉得这个面孔以前没见过,便问道:“你是何事过来伺候的?”
    “我……”南音很久没有跟宫里人打交道,一时有些惊慌失措。
    倒还是沈冰发现了南音的窘迫,解围道:“好了,别为难她了,锦锦,你过来。”
    南音趁机转身出去了。淑妃走过去,坐下,说道:“这么无礼的小丫头,是哪里找来伺候的?陛下也不说说她。”
    “咳咳……”沈冰咳了两声,有些虚弱地说道:“你这醋意可够浓的。”
    “臣妾这不是怕陛下这一病,就病出个什么妃啊嫔啊的,不好收场吗?”淑妃看沈冰难得有精神开着玩笑,便也与他玩笑着。
    “锦锦。”沈冰温和地笑着,“她是南音……沈,南,音。”
    “沈南音?”淑妃也有些惊讶,“陛下失散多年的妹妹?”
    沈冰有咳了几声,才说道:“是,安儿能干,让朕了了心愿。朕没什么遗憾的了,只是你……要照顾好自己……”
    “陛下说得什么话?”淑妃自己比皇帝还要敏感,“没有陛下,要妾身怎么办呢?”
    “锦锦……”沈冰没有理会淑妃说的话,只是自顾自地说道:“你要照顾好自己,好好……好好生活下去……”
    淑妃正想说什么,突然,一大口血被沈冰吐了出来,染红了淑妃的裙角。
    丧龙钟敲响了,响彻整个凉都。凉宫里的哭喊声忽然起来了,此起彼伏,到处都是一片沉闷暗沉的气氛。
    沈安不负众望,先皇确实遗诏中钦定沈安继承大统。国不可一日无君,没有多长时间,守孝期一过,登基大典便要举行。
    就是这一天,沈寓回来了,南音决定不再离开,留在凉都帮助沈安。
    整个大凉的人民百姓都知道今日是新皇登基的日子,举国上下一片欢心。毕竟人人都知道,沈安会是一个明智的君王。
    白清浅的身孕实际已经八个月了,外人却都以为只有六个月。其实挺着八个月的肚子,再参加一整天仪式实在是太累了。但是也没有办法,沈安要封白清浅为皇后,帝后一起登基,必须要一起接受文武百官和天下万民的朝拜。
    沈安穿着龙袍,握着白清浅的手,走到毯子的起点,忽然停下了,对白清浅说道:“清浅,你准备好了吗?咱们一旦踏上去,就是永远不能回头了。”
    白清浅握紧沈安的手,转眼看着沈安,说道:“我早就不能回头了。沈安,有你和宝宝在,我什么都不怕。”
    新皇和皇后走上金銮殿石阶尽头最高的地方,面对着下面跪了一片的人,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震耳欲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淑妃被封为了西太后,而皇后被封为了东太后,南音恢复了长公主的名分,将她的身份昭告天下。
    两个月后。
    “生了生了!”阿玉冲出来喊到。
    所有人,尤其是沈安,第一个便冲了进去,喊到:“清浅,你没事吧?清浅?”
    南音紧跟在后面走进去,猛地敲了沈安一下说道:“你还不快去看看孩子?”
    白清浅对着沈安无力地笑了笑,说道:“哪有你这样当爹的?是男是女都不问问?”
    白清浅屋里的都是些精明的人,一听白清浅这样说,立马跪下回到:“恭喜陛下,恭喜皇后娘娘,是为小皇子!”
    “朕……”沈安忽然有些激动地说不出来,“朕有儿子了!朕有儿子了!”
    沈安十分高兴,陪着白清浅休息了好一会儿,实在是不能再拖,才又回到御书房去了。
    两位太后都分别送了东西来看过,交代白清浅要好好修养。
    南音陪着白清浅,坐在她床榻边说道:“你们可算是有福气了。”
    白清浅只是笑一笑。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便传来了旨意,沈安下旨昭告天下,封刚刚出世、连名字的还没有的皇长子为太子。
    从那以后,沈安和白清浅相互扶持着,治理着大凉。沈安没有过任何的妃子,整个后宫只有一个皇后。不仅如此,沈安确实是大家口中那个贤明地君主。大凉在沈安和白清浅的共同治理下,政通人和,百废俱兴。这样的盛世,一直延续到他们两个人去世多年以后。
    金允泽早就迫不及待的等在楚凌儿的身体旁边了。
    凡间的白清浅一去世,沈安立马回到天庭来找钟离轩辕。
    “她死了。”这是金允泽见到钟离轩辕的第一句话。
    钟离轩辕抬眼看了看金允泽,说道:“你说什么呢?谁死了?”
    “白清浅。”金允泽知道钟离轩辕是故意逗自己的,但金允泽此时此刻不想跟他玩笑,于是认真严肃地回答道。
    看到金允泽这样严肃的反应,钟离轩辕也不再与他打闹了,也认真起来,说道:“我瞧着,这一次历劫确实是让她强大了不少,元神应该是足够了。如果真的如此,那我看你还是快抓紧时间,去把她的遗体带回来。”
    当年为了保存楚凌儿的仙身,钟离轩辕想办法带楚凌儿去到了极寒之地,亲手装在了玄冰棺材里。
    于是,金允泽就去了。他将楚凌儿的仙身带了出来,放在自己的府上,几乎日夜祷告,祈求她快点好起来。
    忽然有一天,金允泽趴在楚凌儿旁边睡着了,睡着睡着,忽然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头。金允泽赶忙抬眼一看,楚凌儿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凌儿!”金允泽激动地握紧了她的手,“我的小狐狸,你可终于回来的。”
    楚凌儿笑着看着金允泽,眼里认真地看着他,想着历劫时候的那些故事。然后楚凌儿轻声开口道:“我回来了,泽,我们再也不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