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诱捕(高H) 强制进入(1v1)

第45节

      【不能打扰,互相安好】
    事情报出来以后,韩时第一时间发布了微博。
    微博发完就没管它,晚上的时候,韩时再上微博,评论已经多到数不过来,韩时闲来无聊,看了几个。
    “我要投诉,裴逸辰恋爱来的这么突然,时哥怎么也这么突然,我心脏病要犯了!!!”
    “时哥,听说你跟球神裴逸辰是同学,看看人家,孩子都出来了,你怎么才求婚?!”
    韩时看了几个觉得网友的留言特别搞笑,把一些截屏发给了程染。
    “时哥,我生病了,要找时嫂看病”
    类似于这种留言的有很多,韩时思考了一会儿,而后敲击着键盘。
    “别去了,去哪看病也别找你们时嫂,她是学法医的,验尸的那种。”
    韩时笑了笑,没再继续看。
    关了微博,打开微信,刚刚发给程染的那张截屏程染没有回复。
    也不知道是没有看见,还是,不敢回复。
    有一次晚上,韩时去学校接程染吃饭,刚坐下来,徐子末来了电话,韩时也没避躲,直接接通。
    高中毕业以后,徐子末的成绩正常发挥,以全校第五名考进了警校,求婚那天没能过来。
    “时哥,干嘛呢”
    韩时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看手机的程染,语气柔和“跟你嫂子吃饭呢”
    电话里头有些吵闹“时哥,我可是看了你的求婚视频,跟你这么久,终于见你男人一次了!”
    隔着屏幕徐子末没看见韩时满脸黑线“徐子末别以为你在警校就厉害了,等你出来老子第一时间找你去”
    电话里头传来了徐子末的一声嗤笑“必须的”
    沉静了一会,而后又说“什么时候结婚?”
    韩时瞟了一眼旁边的人,停顿了一会“快了,你记得来就行”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两句就挂了。
    见韩时挂了电话,程染转过头看着韩时“对了,之前你的粉丝找过我,我才知道,你们粉丝联合出高价让我离开你”
    说这话的时候程染一脸平静,似是与自己无关,韩时但是皱紧了眉头,语气中带着偏爱“别多想,我看谁敢说你”
    程染滑动手机的手指一顿,看着韩时盯了一会,良久张口“你误会了,你粉丝说你配不上我。”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还有一张就要完结了,你能看完可不可以评个分?!!拜托拜托!!
    ☆、何其有幸,感谢遇见
    韩时速度很快,尤其是每次裴逸辰带着自家孩子串门的时候,挫败感愈发强烈。
    婚礼很快安排上了,是在大三八月下旬,婚礼是在学校举行的。
    婚纱照也是在学校照的,提前韩时去接了程染回到了家里,拍照那一天去了初中第一站。
    故事的开头是回家经过的那个小巷子里,他身着的校服领口微开,眼中带着戏谑的笑意,看着面前背着书包,面带羞涩的程染。这是第一张照片。
    故事的第二张是初中教室,他坐在窗户旁边的座位上看着给他一丝不苟讲题的程染。
    故事的第三张是高中校园的操场,阳光肆意妄为照射在两个人身上,韩时拿着军训服递给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程染。
    故事的第四张是校园门口的超市里,程染坐在超市门外的长椅上,手里拿着冰激凌,他试探地轻轻吻了上去。
    故事的第五张是程染的小区楼下,程染趴在窗前,偷偷看着站在楼底下玩弄打火机的韩时。阳光肆意穿过树叶缝隙。
    故事的第六张是学校的饮水机旁,他拿着已经接满水的杯子,伸手递给了程染。
    故事的结尾是他掀开了她的头纱,吻了上去。
    婚礼举行的是在高中学校的礼堂,因为考虑着学生,所以时间定在了开学前,整个过程是保密的,只邀请了几个亲近的人。
    主持的是校长,身着一身黑色西装,毫不凌乱的发丝,早已生了白发,可却依然精神有力。
    韩时站在台上,正对着礼堂的门口,看着进来的程染,胳膊挽着程父,缓缓前进,每一步都代表着里韩时更近。
    她身穿婚纱手捧鲜花走向他,他身穿西装为她戴上戒指,眼中的深情,眉眼间的深情换来了一句“等你很久了。”
    婚礼忙完已经晚上了,程染先回了卧室,即使看着再坐怀不乱,心里却早已乱了阵脚,心跳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
    她想过无数次,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婚礼当晚。
    此时程染早已经把婚纱换了,心里的紧张全表现在手紧紧握着衣角,眼神中是慌乱。
    她拿出来手机翻看着联系人,翻来翻去最后烦躁地又关上。透过缝隙猜测着门外的情况。
    韩时回来的时候,程染作势去浴室洗澡,看着落荒而逃的她,韩时只是笑了笑。
    程染在浴室磨叽了两个小时,最后照了照镜子,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门。
    门刚开的时候有一阵凉风吹过,程染有些试探地往外迈了一步。忽而看见靠在门旁边的韩时,西装领口大开,露出精细的锁骨,轮廓分明的下颚,眉眼间带着笑意看着惊慌失措的程染。
    程染躲避他的视线,语气慌张“你去洗澡吧”
    韩时身上还混着些许酒气,程染往旁边站了站,示意他进去。
    韩时脸上的笑容引导人犯罪,愈发戏谑,转身进了浴室。
    程染背对着他,见他进去心里才松了一口气,步子还没迈开,就被后面的力量拽进了浴室。
    程染后背靠着墙,浴室里萦绕着氲气,温度似是在逐渐上升,程染眼中的慌乱再也遮掩不住,看着韩时。
    程染不知道,她现在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在引导着韩时。
    充满氲气的浴室了,模糊看不清韩时的脸,忽而,韩时吻了上去,手指划过程染的后背一路往上,渐渐掀开她的上衣,划过的每一层皮肤而后都变得滚烫,程染的脸愈发滚烫。
    情深的时候,感觉到身后的内衣扣被打开,程染才逐渐神智清晰,按住韩时乱动的手,眼神迷离带着恳求地看着他“回卧室”
    韩时毫不犹豫将程染抱起走出浴室,轻轻把她放在床上,附在她的身上,看着她,嘴角带着戏谑,语气缓慢地问“关灯吗?!”
    程染别过脸不敢看他,脸早已经透红,似乎能滴出血,声音微小细弱,带着别扭“关”
    婚后两个人住在一起,程染大学从宿舍搬了出来。
    有一次韩时晚上从公司回来,眼中带着疲惫,看见程染,语气中依然带着往常的痞气“媳妇儿,我穷了”
    韩时以为程染会说我养你,但是程染正在收拾衣服,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后又往卧室柜子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毫无表情地说“穷还买那么多套套”
    “那不行,必须买”
    程染面无表情地看着韩时,淡淡来了一句“没钱那是你活该。”
    有一次徐子末他们开玩笑,说以后韩时的孩子性格到底是像谁,没想到韩时直接来了一句“没有,就不会担心了”
    白子兮不可思议地看着韩时“时哥,你是丁克族?!”
    韩时瞥了他一眼“老子不是丁克族,就是占有欲比较强,谁他妈没事给自己生个情敌玩?!”
    但是,意外还是来了。
    那个时候韩时正在公司上班,收到了程染的短信。
    程染:【告诉你个消息】
    【做好心里准备】
    韩时发了一个嗯。
    接着就看到程染发了一张孕检的图片,意料之外,韩时看了好几遍。
    没等到韩时的回复,程染也不知道韩时在想什么,想着发都发了,一次性来个痛快。
    紧接着程染又补了一句“我怀孕了”
    这次韩时回复很快“原地等我,一步别动。”
    程染还是琢磨不透韩时到底生气没有,想不想要。程染真的一步没动,站在路边等着,但是紧接着看到了韩时更新的微博
    【一不小心给自己造了一个情敌,不能让他抢走我的人,感谢遇见】
    后来没想到,这是韩时发的最后一个微博。
    有一次白子兮带着孩子来了家里,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天,白子兮想起当初韩时说的话,看着程染,问她“韩时不是不喜欢孩子么”
    程染讷讷一笑,有些愧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爸妈那没法交代,我就偷偷用针戳了几个洞”
    白子兮“……”
    孩子出生那一天,韩时站在手术室门口,一刻也未停下来过,当医生把孩子抱出来的时候,韩时没看一眼,而是直接去抚摸程染苍白无色的脸。
    后来,韩时就做了结扎。
    给孩子起名字的时候,程染还在家里坐月子,韩母抱着孩子。
    韩时看了孩子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韩找死,韩不该,韩欠揍,韩讨厌,韩后悔,选一个吧”
    韩母听见打了韩时一下“怎么说话呢,你亲儿子起个名字这么随便?!”
    “你们自己商量就行了。”
    没想到,初中还不懂什么是喜欢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
    有多少个擦肩而过也抵不过椭圆的地球,绕来绕去终归是你。
    ——全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话到手头,不知道从何说起,2020.2.27我开始了写书,也有了第一本书《藏不住的吻》后来想想,觉得自己挺厉害的,不知不觉竟然写了一本书可以让别人看,这中间经历了很多,收到了签约通知却因为自己的原因与这个机会擦肩而过,我好想签约,让我的书能让更多人看见,可以出版我自己的书,遇见我的读者。第一本书有很多漏洞,写书,真的需要多写写,其他没什么用,感谢你们为了这本不完美的书坚持到了最后,心里真的特别感动,写完这本书的时候,心里无限感慨。那位,胖胖同学,从一开始,陪我到了最后,我真的好想知道你,也特别感谢你。
    这本书有番外的话会发到群里的,就不在这里发了。
    《他的吻痕》开文中。
    这篇属于青梅竹马,破镜重圆文,文案一:有一次同学聚会,有人问宋锦瑟最怕什么“怕什么?最怕警察”后来他就成了警察。
    文案二:有一次许华年出任务几天没回来,宋锦瑟赌气去了酒吧,结果下一秒许华年打过来电话“在哪呢”“家里”电话那边没有说话,宋锦瑟莫名感觉心虚,讷讷说“酒吧”许华年来了以后,宋锦瑟一直躲在助理身后,许华年揉了揉眼角“过来”“不过去,过去你肯定揍我”许华年愣了几秒而后说“现在不过来晚上回家你别后悔”
    何其有幸,感谢遇见,我们,晋江再见。
    ——落柒月执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