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洁癖的禁欲医生(1V1) 诱捕(高H) 强制进入(1v1)

136.双凤合鸣

      那些日子她也喜欢上了看书,把那些他买回来的书,一本一本翻开,卧在沙发里,慢慢的读,没有什么目的,也没去思考为什么要读,或者要从书里学到什么,只是读书,只是读。
    她以为经此一役,性爱对她真的会变得从此索然无味。但是年轻的身体,生理的本能是强大的。
    不知是哪个夜里,她在一片缠绵的梦境中醒来,下身早已一片氤氲。
    又不知是从哪个夜起,她又一次的,把手伸到了下面,轻轻的把手指伸进了下身,抠挖,乳头传来的是小白刺挠的舌头那软糯的吮吸感,下身被自己的手指塞满,在急促的呼吸中,在小白睁大的眼睛不明所以的注视下,把自己送到高潮。
    但是她说,那段时间,他真的没有再碰她,一次也没有。
    即便是他已经时不时进入到她的梦里,迷离的梦境中,身上抽插她的男人,脸庞多是变换的,但是越来越多的,那张脸慢慢的变得清晰,最后定格,是他的样子。
    但是每周末他来了以后,永远只是窝在沙发里看书,或者逗弄小白,丝毫不提性爱之事。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她甚至有好几次,看到他的手指慢慢的抚摸在小白身上的时候,看小白惬意的翻着身子露出软软的肚皮享受着,心底竟然泛出一丝丝的羡慕。
    他甚至有一次,带回来一个女人,一个身材高挑曲线诱惑长相艳美的女人,似乎全然不顾她的存在,进门就把女人扒了个精光,用腰带拴在了女人的脖子上,一路牵进了第叁个房间,两只异常饱满的乳房,甚至垂在身下的时候都没有多少变形。
    她尴尬的坐在沙发上,女人爬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斜着眼睛看了看,甚至看到了女人肛门里的肛塞,阴道里的假阳,还有女人挑衅的眼光。
    他们进了房间,局促的她也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是时不时的传来鞭子抽打的声音,女人惨叫的声音,抑或是肉体撞击的声音,以及女人淫叫的声音。
    她坐在床上抱着小白,心里竟然莫名的有些气,他明明包养了自己,却放着不用,跑出去找这么个女人回来,肯定得花不少钱,不对,也许他不在乎钱,他肯定就是好色,他肯定就是喜欢玩,当着自己的面都不知道回避一下,这算哪门子事嘛!但是,自己拿钱不办事,好像也管不了他。
    可是,他是S,他既然想玩,如果想玩自己,就不能主动一些?自己如果真的想拒绝他,早就不会在这住了,自己没走,潜意识里态度已经表明了,自己又那么娇小,他要用强,自己也不可能反抗,这该死的,怎么从来都是无动于衷?!!
    隔壁的声音断断续续起起伏伏,她窝在房间里堵不住自己的耳朵,慢慢的又忍不住的瞎想连篇,想象着此刻他该是用什么姿势操弄着那个女人,又是怎样香艳的场景,想着想着,竟然又忍不住抚摸起自己。
    一直到半夜,已经有些嘶哑的女人声音渐歇,又过了许久,一直根本就没睡着的她才慢慢探出头,要去一下洗手间。
    客厅里的灯早就关了,静悄悄的,路过第叁个房间的时候,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把她吓得直接从地上蹦起来。
    黑暗的房间里,借着窗外的灯光隐约可以看见,一个赤裸的女人,披头散发的双手被吊在天花板上,垂着头,似乎晕过去一般,这一幕吓得她胆战心惊,几乎是强忍着没叫出来,慢慢凑了过去,快走到房门的时候,女人动了动脖子,咳嗦了一声,她这才确认女人的安全没有问题,肯定是他故意丢在这里的,所以没有多管闲事,灰溜溜的跑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她探头探脑的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女人已经不在了,而他正在往墙上砸钉子,桌子上摆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一张新的照片,她看了看,认出来,正是昨天的那个女人。
    她撇了撇嘴,似乎有点吃醋这些女人成为他的藏品,不知怎地酸溜溜的问了一句:“你以前不也拍过我,怎么从来没挂我的照片,是不是觉得我太丑了?”
    听到她这么说,他侧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怎么,你想我把你也挂上吗?”
    看到他的眼神,她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嘟囔了一句:“才不要。”然后扭头走开了。
    再后来的一次是小夏的到访。
    那一天小夏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拎着啤酒跑了来,要和她喝酒,喝着喝着,面红耳赤的小夏,就攀上了她的身子,嘴巴直接盖在了她的樱桃嘴上,柔软的舌头探了进来,搅动,吮吸,吞咽。
    然后是小夏的手,顺着衣摆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一把抓住了她的硕大的胸,开始了狂热的亲吻和揉动。从她的嘴巴,吻到脸颊,吻到脖颈,然后慢慢的,吻到她的胸上,含住,小夏用牙齿轻轻的磨动她的乳头,撕咬,另外一只手,探到了她的裙底,覆在了她那不知何时早已湿透的下身,慢慢的,四只手指,塞了进去,开始了大力的扣动。
    内心深处那被压抑了许久许久,对于性爱最原始的渴望,此刻再也按捺不住的燃爆起来,她发出长长的一声哦吟,也开始了最激烈的回吻。
    酒精挥发,柔和的灯光下,两条曼妙的身躯很快都变得赤裸裸的,在这个房间的沙发上,不是宿舍,她们毫无顾忌,一起呻吟着,一起大力揉捏着对方的乳房,抚摸着彼此的身子。尝试着各种大胆又夸张的姿势,乳房贴在一起挤压,下身对在一起摩擦,甚至于,小夏翻过身来,把她的脸直接压在身下,把穴对准了她的嘴巴,坐下去,然后俯身,同时也亲吻住了,她分开的双腿,那正中间张开的花蕊。
    舔弄,吮吸,两人的彼此抚弄,总是可以带来和自慰不一样的刺激,或许是生理上的,也或许是心理上的。那种羞耻中夹杂着的兴奋和刺激,在全身每一寸接触的肌肤处燃放着。
    汁液飞溅中,珠光点点,乱发蓬蓬。两具身材姣好赤裸裸的身体,两个漂亮的女孩子,此刻,就是这样疯狂的,用最淫当的方式,彼此疯狂的舔弄吮吸着对方的花心,满足着,慰藉着。努力的伸出舌头,探向对方的深处,就像是最深的热吻。
    她努力抱着小夏的屁股,让自己的脸贴的更紧一些,又忍不住的分开腿,扬起来,夹住了小夏的脑袋,下身忍不住的挺起来顶向小夏的嘴巴,去寻求更多的快感。
    小夏也深深的把脑袋埋在了她的两腿之间,用两只手指插进了她的身体,然后又狠狠的扯开,把舌头伸出来,探入她那张开的洞穴中,贪婪的吮吸舔食。
    这样疯狂的刺激越来越强烈,越来越高昂,最后让她的大脑都充斥在一片空白的快感中,就像是一片剧烈的强光突然照射在她的眼睛上,伴随着两女高昂的呻吟声,似是双凤合鸣般的激昂婉转。她努力挺起下身,整个都脱离了沙发,眼前一阵晕眩的迷离,什么都看不到了。
    高潮终于过去以后,她长长舒了一口气,世界在她眼里才慢慢的重新清晰起来,然后她惊了一跳。他不知何时,靠在了门口,已然欣赏多时。
    《未完待续……注:凤求凰中,凤是雄性。但是龙凤呈祥中,凤又是雌性。自秦汉以后,龙逐渐成为帝王的象征,帝后妃嫔们开始称凤比凤,凤凰的形象逐渐雌雄不分,整体被“雌”化。》